白菜网送65元彩金,注册送白菜网论坛网,2019白菜网免费彩金

大公司分拆上市:拆与不拆,难念的经
2019-11-09 10:15

大公司分拆上市:拆与不拆,难念的经

分拆重要业务,并打造独立上市的机会,是大公司常用的做法。

不过近来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应该有些感慨。11月财报季来临后,分拆独立的搜狗Q3季度赚了2亿,而母公司搜狐反倒赔了上亿元。


百度董事长李彦宏应该可以长舒一口气。虽然百度外卖、百度金融等业务的分拆不成功,但是分拆的爱奇艺Q3营收增长明显,有盈利预期,有望成为百度的新增长极。


分拆最成功的应该是淘宝与支付宝。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CEO张勇曾在2017年于湖畔大学上透露:支付宝整个份额,第三方份额已经跟淘宝平起平坐了……“分”比“不分”要来得好,它带来的市场机会,绝对是原来的场景下所看不到的。


2019年,互联网下半场红利消失、很多新场景业务都需要红海竞争和长期投入,分拆业务成一股新的潮流。


正所谓,只要决策就有对错,拆与不拆,成了大公司难念的经。


“瘦死”的骆驼比马小


作为搜狗的老东家,搜狐反而要抱搜狗的大腿了。不知当年甚至想卖掉搜狗的张朝阳,时至今日内心会作何感想。


11月4日,搜狐和搜狗都发布了2019年Q3财报,搜狐Q3总营收4.82亿美元,而搜狗总收入为3.15亿美元。搜狗为搜狐带来了65%的总营收。而对比2017年和2018年的年度财报,搜狗在搜狐总营收的份额从48%扩大至60%。


不仅搜狗占搜狐的营收贡献占比一直在提升。更为尴尬的是,2019年第三季度归属搜狗的净利润为366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3%,而搜狐虽然亏损同比收窄,但仍然亏了1700万美元。


搜狗分拆上市


张朝阳可能没有预料到,曾经想卖掉的搜狗正逐渐成长为“现金牛”。


2013年,张朝阳对搜狗失去信心,不想耗费巨资在360和百度之间厮杀。周鸿祎适时向张朝阳抛出橄榄枝,而360给出的条件也颇具吸引力,出价14亿美元,以换股形式全资收购搜狗。如果把搜狗卖给360,用张朝阳的原话说就是:“把搜狗揉碎了,滋养360茁壮成长”。


从左至右依次为:马化腾、王小川、张朝阳


把搜狗当作“亲儿子”的王小川当然不甘心,立马约见马化腾见面入股搜狗,以第三方势力加入阻止搜狗被卖。怕破坏与360的和谈,张朝阳命令王小川1小时之内回公司。王小川只能在最后的40分钟和马化腾通话,说服腾讯入股搜狗。令王小川庆幸的是,腾讯以4.48亿美元战略入股,并将搜搜业务和QQ输入法并入搜狗。


以今天的情况看,王小川可能是对的。


2017年11月9日,搜狗在美股上市。此后借助微信、知乎等独家搜索资源,以及今年搜狗手机输入法DAU4.6亿,部分AI智能硬件销量在主流电商平台销量第一等各项亮眼业绩,搜狗营收情况开始快速起色。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搜狗保持了持续盈利20个季度的纪录,而与之对比的是,曾经门户网站时代的巨头搜狐,已经连续亏损13个季度,两家公司的境况已经今非昔比。


截至2019年3月15日,腾讯持股38.2%,拥有52.2%投票权,是搜狗第一大股东。此外,搜狐CEO张朝阳和搜狐共同持股39.2%,拥有44.7%投票权。如今张朝阳可能会唏嘘,不过有些决定做了就无法更改。


类似的情况还在新浪和微博之间上演。微博也复制了搜狐的逆袭,超越新浪让副业变主业。


同样是曾经辉煌的三大门户巨头之一,十年前,新浪对标Twitter推出新浪微博。2014年,新浪微博正式改名“微博”,不久后赴美上市。2014年到2017年可谓微博的高光之年,期间微博通过内容拓展和用户下沉多维布局,还通过一直播和秒拍搭上直播和短视频风口的快车。


微博上市后,在新浪营收中占据强势地位,并且以将近10%的加速度逐年扩大。Tech 星球(微信ID:tech618)根据财报数据梳理发现,2015财年微博收入占新浪总营收54%,2016财年达到了64%,2017财年是73%,2018财年是82%。并且根据同花顺数据,微博的净利润在2018年时赶超新浪,因此有网友调侃:“微博何时收购母公司新浪?”



被分拆出去的微博,也引进了重要股东。截至2019年3月31日,阿里持股30.2%,拥有15.8%的投票权,为微博第二大股东。截至2019年3月31日,新浪持有微博45.2%股权,为第一大股东。


根据最新的Q2财报数据显示,新浪2019年Q2季度净利润5140万美元,而微博高达1.56亿美元。微博的123亿美元市值,也是新浪30亿美元的4倍。新浪微博CEO曹国伟应该会欣慰微博的成长,但代价也是失去近三分之一的股份。


无论是搜狗还是微博,当时拆分出去都是希望为子业务,赢得更大的发展空间。搜狗是张朝阳为了在搜索领域对垒百度,给王小川6个人闯出了一片天地。微博是曹国伟社交梦的延展,相继打败腾讯微博等产品也殊为不易。


不过话说回来,分拆和选对职业经理人,对搜狗和微博今天的成功都很关键。更重要的是,引入外部战略资源,腾讯之于搜狗,阿里之于微博,都非常关键。


“养不起”的潜力业务


在很多人眼中,失去一个时代的百度,正处于“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的关键时期。削减各项成本,分拆烧钱业务,就成为处境尴尬的百度,短时间内回血的重要手段。2017年-2018年,百度开启了“大分拆运动”:卖掉外卖业务,分拆长视频业务,分拆金融业务。


最关键的外拆是独立爱奇艺,后者也在2018年3月最终上市。不像其他分拆业务没了踪迹,爱奇艺扛起了百度营收增长的大旗。据统计,爱奇艺近年来营收占比一直很大,在20%到30%之间。


根据百度最新发布的2019年Q3财报,营收281亿元,净利润44亿元,其营收超出预期主要得益于爱奇艺的稳定增长,为百度带来了26%的营收,达到74 亿元。


爱奇艺营收稳定增长,主要得益于会员服务收入的增加。在第三季度末,订阅会员规模达到1.058 亿,订阅会员规模同比增长31%,会员服务收入占比首次超半,达到了37 亿元。

        


百度对于爱奇艺的态度是又爱又怨,爱在它带动其营收增长,爱奇艺和会员收入持续不断收入,最终爱奇艺度过盈亏平衡线后,也有利于市场对百度市值的重估;怨在它需要大量的资金源源不断地投入,如今百度的内容成本以版权费用为主,其中爱奇艺的内容成本占较高比例。


爱奇艺CEO龚宇应该庆幸,百度在市值跌跌不休的过程中,还对爱奇艺保持了足够的投入。2018年百度对内容达到73亿元,同比增长96%,主要投入方向就是爱奇艺版权内容的购买。爱奇艺也以高营收增长回报百度。


爱奇艺上市现场


实际上,百度虽然看好爱奇艺的未来前景,尤其与信息流以及AI业务(智能音箱和无人车大屏的内容来源)的场景结合。但在“优爱腾”三家竞争的格局中,百度很难不计成本的为爱奇艺输血。让爱奇艺上市,通过引入股东和二级市场资本推动发展,无疑是更好的选择。


同样情况的还有滴滴的自动驾驶业务,流年不利的滴滴,也很难持续输血自动驾驶业务。


从同赛道领先玩家Uber上市的情况看,滴滴即便上市大概率也会破发。11月4日发布的Uber Q3财报数据显示,Uber营收为38.13亿美元,净亏损为11.62亿美元,亏损幅度较去年同期的9.86亿美元扩大18%。刚刚将唯一赚钱的顺风车业务上线,滴滴的亏损情况更加不容乐观。


并且相比长视频平台盈利期就在这两年,自动驾驶的盈利可能还没有时间表,甚至这项业务落地也还需时日。


据数据统计,在2016年9月至2018年3月间,Uber汽车自动驾驶模式下,共发生了37起撞击事故。滴滴应该也中看到这项业务的艰难程度,分拆独立融资发展就合情合理。


与视频内容对百度至关重要一样,自动驾驶对于滴滴也关乎未来。但巨大的投入与短期内业务还未产生耦合的双重原因,也会促使企业不得不将潜力业务分拆。


相反的例子是美团云,上市前夕四处开战的美团,无力维系一项IT基础系统的投入,但也没分拆让其独立发展,如今美团云只好成为一项服务内部业务的产品。


潜力业务分拆独立,一般不会接受战略投资方的进入,保持对分拆独立业务的控股权,才能在未来主导其与主业务的融合。


撑开独立发展的一片天


2019年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有媒体问网易CEO丁磊,网易除了游戏业务,第二个增长赛道是什么?丁磊回答到:“教育。”他还打趣比喻道:“给我5000块钱,让你小孩进步2名,你愿意吗?”


10月25日,丁磊的教育梦——网易有道成功挂牌上市,发行价为17美元,对应市值19亿美元。虽然网易有道上市首日破发,收跌26.24%。但网易有道上市仍然很关键,毕竟承载着拉动网易转型的重担。


网易有道在纽交所上市 


网易有道在2006年成立,刚开始做搜索,但并不顺利,2013年搜索业务宣告终止。而关于有道词典的尝试反而成功,2007年有道词典上线,2011年用户破亿。


游戏之外,此前丁磊最中意的第二增长极是电商。应当说随着网易考拉30亿美元卖身阿里,网易寄托电商带动增长的计划宣告失败。如今,丁磊更看好在线教育,为让网易有道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丁磊将网易所有教育产品打包进网易有道,让其独立上市去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


但在线教育行业变现时间长,需要精耕细作,网易有道亏损无法避免。今年上半年,网易有道净亏损为1.68亿元,2018年净亏损2.09亿,2017年净亏损1.64亿。


独立方知“柴米油盐贵”,在线教育集体失速的2019年,网易有道要证明自己仍有潜力发展壮大,还要与新东方等线下培训机构鏖战。这也是独立成长必须经历的风险。


分拆独立业务,让其独立去经历风雨,如今也是腾讯对待新文创事业部几项关键业务的策略。


腾讯分拆的具体操作手法也类似,都是自有业务基础上收购行业玩家,成为头部企业后独立上市,再与阿里大文娱和网易云音乐等对手竞争。


比如,阅文集团就是腾讯文学收购盛大文学后,又重组了很多文学网站后而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是在QQ音乐基础上,与中国音乐集团进行合并而来,而后者拥有酷狗和酷我两款音乐产品。



通过并购整合,阅文集团和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都迅速成为行业头部企业,上市后也都获得了资本认可。目前,阅文集市值314亿港元,腾讯音乐娱乐集市值222亿美元。


腾讯下一个可能分拆的业务,应该是电竞。2019年1月,腾讯和拳头游戏公司一起在上海成立的腾竞体育,成为国内第一家独立运营的电竞赛事公司,迈出了业务整合第一步。


不过预计腾讯电竞成立独资公司并上市还需要时间。数据显示,中国电竞用户总量将突破3.5亿,产业规模将达到138亿元。用户人数虽多但是产业总值太小,此时分拆腾讯电竞还很难讲述一个好的上市故事。


拆与不拆,类似难题还在百度和其无人驾驶业务、贝壳找房与自如、58同城和58到家等大公司与子业务/公司中上演。马云、马化腾和丁磊等人都做过选择题,如今留给了李彦宏、左晖和姚劲波等人。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网论坛网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注册送白菜网论坛网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