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65元彩金,注册送白菜网论坛网,2019白菜网免费彩金

中美脱钩谁会赢?任正非:中国
原创2019-09-26 19:16

中美脱钩谁会赢?任正非:中国

9月26日,又到了与任正非咖啡对话的时间,这距离第一次《A coffee with Ren》过去了3个多月。每一次人们都希望他的咖啡杯里能飞出一只“黑天鹅”。


这次与任正非咖啡对话的,一位是全球顶级计算机科学家、人工智能专家和未来学家Jerry Kaplan,另一位是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大英帝国勋章获得者、英国电信前CTO Peter Cochrane,华为公司战略部总裁张文林也参与其中,主持人则是CNBC的节目主持人Christine Tan。


第一次咖啡对话是在6月17日,当时与任正非喝咖啡的是被称为“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的其中两位”的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创办人兼执行总监乔治·吉尔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尼葛洛庞蒂。


与今年以来任正非频繁接受国内外媒体的采访不同,《A coffee with Ren》是采用视频直播的形式。喝咖啡的典故,一个是任正非自己比较爱喝咖啡,第二个原因是他曾在公司内部鼓励高级干部要少干点活儿,多喝点咖啡,本意是要多跟外部的人交流、碰撞。他说:“视野是很重要的,不能只知道关在家里埋头苦干。高级干部与专家要多参加国际(大型)会议,与人碰撞,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擦出火花,回来写个心得,也许就点燃了熊熊大火让别人成功了。”


与第一次有所不同的是,9月26日这次对话没有经过大肆宣传,注册送白菜网论坛网亦是今天偶然看到一张海报后按图索骥,跟华为的人确认后方得知的。


左起:主持人、Jerry Kaplan、Peter Cochrane、任正非、张文林


主持人问任正非是否真的愿意把华为的5G技术授权给所有的西方公司,任正非澄清道:“不是授权给所有西方公司,而是独家授权给一家美国公司。”


他解释为什么只给一家美国公司,因为欧洲和韩国在5G上都有自己的专利技术,美国现在缺5G专利技术,“我们应该授权给它,然后让美国跟我们竞争,除了火星和太阳系,其他领域我们都可以一起竞争,让美国站在一个起跑线上跟我们竞争。”


并且他再次确认,无论是5G专利技术还是源代码、硬件技术、生产工艺甚至芯片的设计都可以授权给美国。


他说:“我们不希望再次出现冲突,我们希望为人类社会共同提供服务。”


9月9日,任正非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采访时首次抛出“华为可以向美国企业转让5G所有的技术和工艺秘密,帮助美国建立起5G的产业”的想法,他当时说:“这样我们提供了一个5G的基础平台以后,美国企业可以在这个技术上往6G奋斗。美国可以修改5G平台,从而达到自己的安全保障。”


为什么这么帮美国人?任正非的逻辑是,一个是不能让华为把所有的钱都赚了,因为美国的很多企业都跟华为有二三十年的交情,要让他们也赚到钱;再一个就是,美国“跳过5G,直接上6G是不会成功的”。


任正非说他不担心美国企业获得了华为的5G技术后就能赶超华为,反而因此会鞭策华为公司员工“谁也不能睡懒觉、谁也不能偷懒,现在靠我喊着(敦促)是不健康的。所以我不担心,要是真把华为打垮了,我是真高兴。”


他的观点是,狼追着羊跑,羊才能跑快,跑得慢了就会被狼吃掉。


任正非敢于这么做的底气和自信在于,即使把5G技术给了美国,华为依然可以在5G上跑赢美国。当然,这不能是任正非和华为一厢情愿,而是要美国愿意接受这个提议才行。


任正非希望通过美国和全球有影响力的媒体传递给美国政府这样的信息,希望借此打消美国政府对华为的长期不信任。


他说:“我们把技术就当作一个技术,技术就是一个工具。全世界都在用螺丝刀、扳手,我们把5G就是当成基站,不要当成原子弹,不要把技术政治化。


任正非还保证,华为可以跟任何国家签署无后门协议:“我们未来5年的目标,确保隐私保护是高级目标。”


但Peter Cochrane认为,这不仅是技术不信任的问题,而是现实的一种扭曲现象,现在中美两国,从科学家、到企业高管都存在不信任。他说:“我觉得就是一个政治的问题。”


别人对华为5G这么不信任,会不会感到很遗憾?关于这个问题,任正非顾左右而言他,说纺织机械刚出来的时候人们也很担心,火车刚出来的时候人们也很恐惧,甚至中国的高铁刚出来的时候出现过一次重大的事故后,大家一片否定的声音,但现在人们已经离不开高铁了。


Jerry Kaplan则认为信任是有态度和立场在里面的,美国人对华为的不信任也是从立场的角度,而不完全是技术层面。他坚持认为,美国政客们在电视和媒体上渲染的这种不信任主要是为了给某一个区域的人听的,服务于某种政治目的。他说:“如果你也跟我一样生活在洛杉矶的话,我是希望中国人民知道,我们是非常尊重中国人民的。”


作为美国人,Jerry Kaplan认为美国政府没对其他国家产生同等的尊重,没有在商言商。


这一年多来,人们一直在讨论的问题是脱钩的问题,一个是经济脱钩,一个是技术脱钩。被主持人问到中美技术脱钩的可能性时,任正非斩钉截铁地说:“脱钩我是不同意的。我们不会带头做这件事,我们希望世界千万别脱钩。全球化的目的就是让资源充分得到利用,让优质的服务降低成本,让70亿人受益,这是我们努力的目标。”


Peter Cochrane也认同任正非的观点,他认为全球化是不可逆的,历史上所有想逆全球化的国家还没有成功的例子。


但如果真的脱钩了呢?中美谁会赢?


任正非说中国会赢。


他说:“分成两个世界应该不存在。”他打了个比方,也是上次跟《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说的同样一番话:“美国拥有很多尖端科学技术,处于世界最高端,就像喜马拉雅山上的雪一样,雪水一定要流下来,滋润周边的田地,生产了庄稼,从庄稼获得分成,雪水才是有意义的。如果美国不允许山顶的雪融化流下来,山顶上的美国公司是很冷的,员工要吃饭,如果不去浇灌农田拿到分成,他用什么去买牛排?美国的优势是高科技,如果高科技不卖给别人,美国的国际贸易就没法平衡,那美国人怎么涨工资?”


“发展中国家得不到供给的时候,它会寻找替代。如果上面的雪水不能流下来,上面是很冷的,它(美国)的经济就会萎缩。”任正非说,“有个教授说‘世界是平的’,但也有冰川啊。”


《世界是平的》这本书的作者正是9日采访任正非的托马斯·弗里德曼。


但任正非今天的一个观点我认为或许是他关于5G言论的基石,他认为,5G是个小事情,人工智能才是大未来。


而人工智能涉及到各种大数据的采集,尤其是个人隐私数据的采集,主持人说,美国人和欧洲人非常重视个人隐私保护,而中国人似乎更愿意分享自己的数据。


任正非认为,隐私保护有利于个人的安全、社会的进步,但过度的隐私保护未必就是好事。他举了个深圳市的例子说,深圳现在连个小偷都没有,而十年前骑车摩托车抢走女孩子包的案件有1.8万件,去年是0件,去年的命案全都破案了,他说:“中国的社会治安比任何国家都好,但也牺牲了很多人包括我的隐私。但它也是有权限的,警察使用也是需要批准的。”


“某种意义上,西方认为这也不能侵犯那也不能侵犯,结果就是枪杀案不断。如果牺牲一点隐私,可能会得到生命的保护。”任正非建议对隐私的保护要进行科学的分析、科学的管理,“特别是对一个主权国家。这是一个主权国家的事情,而不是跨国家的事情。如果有利于社会治安,这个主权国家有权利对自己的数据进行管理。”


不过,任正非支持中国应该出台相关的隐私保护法,并且要非常严格:“主权政府、警察等有司法权力的人应该有权查看,但不是针对个人。不法分子贩卖病人、孕妇的数据,并卖给不法分子,这是不对的。要严惩、社会要净化,这是肯定的。我们也支持我们国家在信息管理上更进一步,这两年已经有点儿管制了。”


Jerry Kaplan说:“中国从人工智能的数据中获得了更多实惠。美国没有这么多数据,美国甚至不能理解为什么需要这么多数据,美国还没明白。”


任正非认为:“对新技术要有一定的宽容度,如果没有学术自由、没有思想自由,我们就不能发展的这么快。”


最后在媒体提问环节,一位记者问任正非今年如此频繁的出来接受外媒的采访有用吗?任正非说:“我认为天空逐渐变灰了,从黑到灰,但万里晴空应该是不可能的。”


不过,任正非已经接受了全世界几乎所有重量级媒体的采访了,随着9月9日接受完《纽约时报》采访、9月10日接受完《经济学人》的采访,我认为任正非的外媒采访之路基本上已经到了终点了。


接下来,任正非会给我们带来什么精彩?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注册送白菜网论坛网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49
点赞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