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65元彩金,注册送白菜网论坛网,2019白菜网免费彩金

专访《战狼2》制片人吕建民:现在要做减法
2019-09-14 12:55

专访《战狼2》制片人吕建民:现在要做减法

作者 | Amy Wang


“有次我跟吴京开玩笑说,‘你们家祖坟冒青烟了。’他反问我,‘你们家祖坟不冒青烟啊?’我说,‘我到你们家祖坟吸了两口。’”


开玩笑的是电影《战狼》和《战狼2》的制片人吕建民。他是影片出品方春秋时代影业的董事长。“我跟吴京是多年好友,都喜欢军事题材影片,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一起把《战狼》打磨了出来。”《战狼》成了当年国产电影的票房黑马,《战狼2》作为续集电影,更是以56亿人民币的超高票房载入了中国电影史。


虽然是开玩笑, 周围人都被逗乐了,可他却在幽默中透着冷静。谈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他也是一脸严肃。他告诉我们,在《战狼2》关注度最高的时候,他推掉了几乎所有媒体的采访。他曾多次明确表示,《战狼2》里,吴京的付出比他多得多,自己就是跟着赚大钱,喝了喝庆功酒而已,他不能贪功高调。



没有公关。没有助理。一年只打磨2-3部作品。与公司年轻编剧、导演讨论每一场戏。想不开的时候,就去接孩子放学。晚上跟太太一起看一部电影,然后喝点小酒助眠。这是一战成名后的吕建民大部分时间的工作和生活状态。“我好像游离在圈子之外,但做的又都是跟电影相关的事,该做的事。”


猫影文娱(ID:maoyingtv)记者通过微信向他提出了采访请求,他不好意思拒绝,答应在公司接受采访。于是,在他那堆满剧本的办公室里,就有了一场长达两个小时的聊天。


不赌博、信规律、讲规矩


“我不太混江湖,江湖也很少带我玩。”吕建民说,自己私下从不混圈子,也很少在公开活动上发言。有一次被中学同学硬拉去给EMBA讲课,他感觉在场听课的都是精英商人,自己没有任何底气,索性坦诚讲了两点:“第一,我把二十年做电影积累的浅显认知分享给你们,你们就当我是只猴子,看场表演;第二,如果有人找你们投资做电影,千万别投。”



用他的话来说,再有钱的‘金主爸爸’,挣钱也没那么容易。拿了别人的钱,你就要对他们负责。前几年,影视行业热钱多,一大批不负责任的人入场,把行业弄的乌烟瘴气,而真正懂电影的人、专业的人,却很难拿到投资和支持。现在影视寒冬来了,大环境不好,给行业都带来了或多或少的影响,但好处也有,那就是‘大浪淘沙’,能看到谁在游泳,谁在沙滩上。


吕建民不认同“电影具有赌博性质”的观点。他经历过房地产和影视的两场泡沫,在这方面,似乎更有发言权。


“电影创作是有内在规律可循的。国产电影一年将近1000部产量,真正赚钱的不到8%,这个风险太大了。我做了20年电影,春秋时代影业生产出100亿票房,之所以活得还不错,绝对不是靠运气,而是靠着对作品的负责,还有有效的风险控制。”


他的潜台词是,如果抱着赌博心态来,存活的概率都很小,更别说在这个行业挣钱了。而电影的规律不是一句话说得清楚的,《战狼2》能取得50多亿的票房,除了电影本身,还有各种“天时地利人和”的共同作用。它已经不是一部单纯的商业电影,而是掺杂着社会情绪的现象级话题影片。



近两年,整个行业都经历了一次认知重塑。比如光靠流量再也赚不到钱,大导演+大IP照样会扑街,黑马越来越难预测等等。对影视媒体和创作者都形成了倒逼,迫使他们重新审视自己所处的位置。


目前影视票冠前三的电影,没有一部是之前大众看好的,也没有一个是科班出身的大导演。吴京和吕建民做《战狼》的时候,几乎拆房卖地高利贷,做好了“要么英雄,要么烈士”的打算;郭帆《流浪地球》上映之前,没人相信中国人能做好硬科幻;《哪吒之魔童降世》上映之前,国漫电影几乎没有超过10亿体量的作品。


“观众对电影品质的要求显著提高了,这对我们是一种警醒,要求我们更要认真,不能耍小聪明。”吕建民指出,“春秋时代最核心的能力是剧本研发。电影的不确定因素很多,对于我来说,我只做一件事,那就是集中精力做精品,不做广撒网的事,不随波逐流。”


吕建民是福建人,他认为资本要想投电影,本质还是投“人”,懂电影、讲规矩的人。从人文素质和商业精神来看,闽商都是最优秀的一群。陈嘉庚、胡文虎、林绍良、郭鹤年等都是闽商届身家堪比李嘉诚的人物。“个性低调、敢闯敢拼、讲究诚信”是闽商人的共性。讲规矩、讲诚信是吕建民选择人和被选择的基本准则。


“学习做电影商人”


在电影圈拼了二十年,才等来《战狼》系列,彼时吕建民已处于“知天命”的年岁。只是这一天来得还是稍晚一些。


早年,趁着电影企业改制的春风,吕建民与第六代电影人中的许多优秀导演有过合作,推出了《长大成人》《盲井》《巫山云雨》等作品。一方面,把第六代导演推向前台;另一方面,也为自己在影视行业赚到了第一桶金。



他还记得,有一年回老家,乡亲们一听他在拍电影,都显得很兴奋。在当地当老师的舅舅问他都拍过哪些,吕建民很兴奋的介绍了所有的作品,舅舅却说,他一部也没有听过。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他第一次问自己:电影到底是拍给谁看的?


这个问题,当时没有答案,但他很快就意识到电影绝不是自娱自乐的东西,一定要更多的人看到才行。春秋时代这才逐渐有了转向商业电影的思路,也随之取得了更大的成绩。


这种转变,一刚开始是极为艰难的。真正迎来商业化制作的转机是《战狼》系列。《战狼》给吕建民带来了荣誉,也让他在这个行业里更加如鱼得水,用他的原话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战狼》系列之前,公司籍籍无名。但“一战成名”后,业内导演、资本、明星都开始关注公司,愿意看他做的东西,开始认真对待他们之间的合作。“再也不会满世界借高利贷找钱拍电影了”。


“其实,拍电影对我来说,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我想过特别纯粹的生活,那就是只做制片人,带着编剧、导演,只拍想拍的电影。但现实是,生活把我逼成一名商人,要养家、要养员工,要满世界找钱投资我的作品,渐渐地我也就成了一个‘电影商人’了。”


“我很清楚,拍电影可不是为了自己爽,还要对产业负责,要不然钱赔了怎么办?其实我觉得我又不是一个商人。如果是的话,那我也是在尽量学做一个好的商人。毕竟公司几十号的员工,每年有一两千万的开销。这些都会是困扰。我必须把钱赚回来。”


作为圈内有名的制片人,吕建民经手的票房超百亿,却自嘲,自己是被逼成了“电影商人”,都已经50多岁的人了,还在逼自己学习如何做一个“好的商人”。


做减法


“做了二十多年电影,您对电影的认知与最初的时候有什么变化?”


吕建民考虑了一下,认真答道:“在我的心目当中电影是很神圣的。小时候,我经常会搬一个马扎看电影,冒着雨也去。电影人,在我心目当中也是非常非常神圣的。从我开始踏入这个行业开始,我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我算是电影人吗?我也不知道算不算,但心中依然充满敬畏。所以有时候我的微信朋友圈里,有新人上来就介绍自己是电影人xx,我就来气。”



在影视圈人人都谈论IP时,吕建民没有买过一个IP。他很少混圈子,也不喜欢别人称呼他为“大佬”。可当记者问到春秋时代培养的年轻创作者情况时,他眼睛泛光,骄傲于自己仍能与年轻人平等相待,一起“吵架”,共同成长。


与电影圈里的大部分公司老板不同。砸IP、天价片酬这些坑,吕建民一个也没踩过。在电影行业最热的时候,他做了十几年独立电影。在影视寒冬来临时,却凭借《战狼》系列,继续着高光时刻。


很多人会觉得,《战狼》后的吕建民和春秋时代,将会跟风乱投,但吕建民却显得尤为冷静,“泡沫时期不是没膨胀过,但电影不是一般的事情,每一个项目,都需要慎重对待。对于我个人来说是要做减法,而不是加法,还是少而精才好,‘宁缺毋滥’。”他说。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网论坛网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注册送白菜网论坛网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1
点赞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