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注册送白菜的论坛/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2019-08-06 21:00

这些生物长大后平平无奇,小时候却出奇的华丽

出品公众号:,作者:张帆,黑水摄影师,封面:pixabay


“这里是浮游生物的王国,海葵、水母、珊瑚……都会经历浮游生物阶段,它们在这片黑夜中像花朵一样绽放,就像焰火盛放在黑夜之中。”



这是我6岁时画的画,那时候我就对海底世界充满好奇,想用一种非常写实的方法去记录它们,但是能力有限。


后来我发现摄影这种手段可以更如实地记录我心目中的大海,于是大学毕业以后,我开始学习摄影。


海龙


这是我在澳大利亚拍摄的海龙照片。


蝠鲼


这是夜间在马尔代夫拍摄的蝠鲼,一只蝠鲼张着大嘴向我扑过来,因为我的灯光让它找到了食物。


深水摄影需要扛各种器材


这是在比基尼群岛拍摄二战沉船的时候,在水下50米,可以看到我身上绑着一坨汽瓶。


要在这样的深度工作一个小时,在升水的过程中还要减压一个小时,所以作为一名水下摄影师需要保持一定的身材才可以扛得住这些东西。


二战沉船里的车床


这是我在一艘二战沉船里面拍摄的车床,看起来很像是一个面罩或是变形金刚,当时我是用一种特殊的灯光把它表现出来的。


内太空中探寻奇特生灵


大白鲨


这是在澳大利亚海域拍摄的大白鲨。


鲸鲨


这也是大家很熟悉的一种鲨鱼,是全世界最大的鱼类,也是最大的软骨鱼——鲸鲨,比我们人类大得多,像一辆巴士一样,但是却非常温柔。


拉氏翻车鱼


上图是在印尼巴厘岛海域拍摄的一只拉氏翻车鱼,可以看到它身上的这些马夫鱼在替它清洁身上小小的寄生虫。


蝠鲼享受全身SPA


这张照片是在马尔代夫的一个清洁站拍摄的,一只蝠鲼在非常轻松地享受着全身SPA。


人类喜欢游泳,很多其他生物也喜欢,一些陆地上的生物有时也会来水下客串。


科莫多巨蜥


这是世界上仅存的龙,生活在印尼的科莫多岛,这些科莫多龙在陆地上行动非常敏捷,在海洋里游动的速度也非常快。


加拉帕戈斯海狮


这个是加拉帕戈斯的熔岩地貌,一只雌性的加拉帕戈斯海狮游过来,向我致意。


我去过很多不同的海域,拍摄过很多的动物。我最近在关注的有两个,一个是世界上最大的生物,另一个就是今天我要给大家讲的黑水。


与温柔的庞然大物共舞


观鲸不能背着太沉重的装备,因为我们需要高速地游动,只能靠肺里存有的空气去追逐它们。


大翅鲸


每年八九月份,这些大翅鲸会来到汤加海域繁衍后代,母鲸有可能带着大肚子,也有可能带着鲸宝宝,公鲸会过来追求母鲸。


两只成年公鲸情敌互发警告


上图是两只成年的公鲸,它们其实并不是在嬉戏,他们是情敌,喷出的气泡是一只公鲸对另外一只公鲸的警告。


那么公鲸怎么追求母鲸呢?它会让母鲸看到自己的实力。


有时候我们会看到一大群公鲸在赛跑,看到整个海面上到处都有跳起来的鲸鱼,其实这不是在撒欢,而是失败者在泄愤。


一些疯狂的鲸鱼,如果没有情侣可能会过来跟潜水员玩耍。鲸鱼是一种杀伤力非常强的生物,大翅鲸的鳍肢有3米长,世界上最大的猎食者虎鲸可能都会敬它三分。


但是当它近距离面对潜水员的时候,它的力度拿捏得非常到位。它可能离我不到半米远,但是它的尾鳍、胸鳍绝不会划到我们。


母鲸和她的小鲸及捍卫者


这张图看起来其乐融融,一头巨大的母鲸带着它的小鲸,旁边还有一个捍卫者。


这个捍卫者其实并不是小鲸的爸爸,因为小鲸的爸爸在交配之后会马上离开,陪伴着母鲸和小鲸的是其他公鲸。


追求的过程从母鲸带着小鲸就开始了,这个角逐的胜利者会跟随着母鲸,打跑所有企图靠近母鲸的同类、虎鲸或其他捕食者。


想要“抱抱“的小鲸


但是我们人类不会作为被攻击的对象,非常有经验的母鲸会很愿意跟潜水员一起玩耍,捍卫者也会在一旁默许这个行为。


在母鲸同意的情况下,小鲸会非常好奇地游到我们周围来,有时候甚至会张开双臂想要“抱抱”。


这些小鲸刚生下来的时候,体长并不大,可能就两三米长。当它跟我们近距离接触的时候,感觉整颗心都要融化掉了。


鲸鱼的智商足够让它们分辨谁对它们有威胁,谁是喜欢它们的。


它们是一种智商非常高的生命体,可能并不低于我们,只是它们相比我们生活得更自由而已。


抹香鲸


除了大翅鲸以外,我们还经常拍摄其他的鲸类。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齿鲸。它们最喜欢的食物是大王乌贼。


斯里兰卡这片平静的海域是它们的度假圣地,它们不仅在这里晒太阳、睡觉,还会有其他有意思的活动。


抹香鲸死皮


这不是塑料袋,也不是任何人造物。这里是齿鲸度假的地方,所以我们能够看到它们很放松的一面。


它们会在这里做SPA,甚至在这里去死皮。它们会在这里疯狂地翻滚,然后把身上积累的这些死皮甩掉。


如果它默许你在旁边的话,你整个人会被这些皮屑包围,随便抓过来一把,一撕感觉像海藻,带有Q弹质感,非常有趣。


所以,只有零距离跟这些庞然大物接触的时候,你才会了解它们生活中的很多细节。


蓝鲸


这个是我们星球上现存的体型最大的生物——蓝鲸。每头蓝鲸都像一座小岛一样,它的身上带着一个生物群落。


照片上蓝鲸的尾鳍上面有一条?鱼,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一条?鱼。


因为它本身是海平面以下的一个物种,但是由于它栖息在蓝鲸的尾巴上,所以它每隔10分钟就有机会来到世界的另一边去看一眼陆地上的景色。


这只蓝鲸每次甩起它大大的尾鳍,都能激起一个非常巨大的漩涡。它的尾鳍甩起来比后面的观鲸船都要大。


这样一个庞然大物从你眼前划过的时候,就像一架航天飞机一样,特别壮观,你能清楚地看到它身上的每一块斑驳和每一个细节;你能看到它深邃的眼神在看着你,不紧不慢地从你身边游过。


像这种巨大的生物基本上不会转弯,走的都是直线,顶多是看到你,然后下潜。这时候,即使你用尽全身的力气下潜,可能也跟不上它的节奏。


我一直想拍一张蓝鲸正面的尾鳍照片,但是我发现这是一件几乎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因为从它的尾巴最边上一直游到尾巴中间,需要的时间远比它一个下潜还要长。


成年蓝鲸和潜水员的悬殊对比


这个画面中是一头成年的蓝鲸和一名潜水员,比例悬殊。这种世界上最大的生物以什么为食呢?海洋浮游生物。


磷虾


可以想象蓝鲸每次张开大嘴,能吞进去多少不同的生物和多大的体量。我曾经在潜水的时候,一个背翻入水,滚进一堆磷虾里面,这次潜水就结束了。


因为怎么游也游不出这些磷虾的包围圈,置身其中,感觉自己就在一堆饵料里面,特别神奇。


浩如烟海的浮游生物王国


这是浮游生物的王国,这个画面就像焰火盛放在黑夜之中,里面这些可能是大家很熟悉的生物,但你们可能并不了解它们小时候长什么样。


我们平时看到的海葵、水母、珊瑚,都会经历浮游生物阶段,在这片黑夜中都像绽放的花朵一样。


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潜点都适合拍摄海洋浮游生物,比如珊瑚金三角地区——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


黑水摄影


刚才这些照片都是我悬浮在深不见底的大洋中拍摄的,这种拍摄的方式就叫做黑水摄影。


我们拍摄的水深可能深达1000米,甚至更深,所以我们有机会看到这些在晚上浮上来觅食的生物。


这是世界上每天都会有的一次大迁徙,我们称之为垂直迁徙。


我们在水面上有一个浮球,浮球上拴着一根长绳,每5米有一个大的探照灯,这些大的探照灯会把周围的浮游生物聚拢开来。


周围潜伏的捕食者们,随时在伺机捕食这些浮游生物,这些捕食的场景也是我们想要抓拍的。


装备选择


在装备的选择上,我们一般使用配置闪光灯的单反相机,有时候还需要特殊的视频灯和对焦灯。


各式各样的浮游贝类


我从小就喜欢贝壳,长大以后,我漂在大洋里,如愿欣赏漂浮的这些贝壳。


我们看到的这些很漂亮、像蝴蝶一样的贝壳,它的壳体可能只有1毫米大,肉眼几乎看不清楚,但是它的肉体非常华丽。


这些肉体整个展开在水中,就像降落伞一样漂浮着,随时捕食比自己更小的生物。


一旦遇到捕食者,它们可以把肉全部缩回到壳里,这个时候重力突然加大,它们可以瞬间下降,一下子就找不到了。


所以,想要靠近这些海洋浮游贝类,其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我们需要保持非常稳定的状态慢慢向它移动,可能还需要“倒车”。


各种各样的水母


除了贝类,我们还可以看到很多水母,这些水母跟我们心目中想象的水母可能不太一样,并不是金色的一坨漂来漂去的。


它可能非常长,放射着七彩的光芒,有很多水母非常小,只有1厘米长,像一个小的吊灯。


一只水母在紧张的时候可能会缩成一个球,然后很快跑掉,但是当它放松的时候,它可能就像一只张开网等着猎物到来的蜘蛛,就像夜幕中绽放的焰火,特别华丽。


十足目


除了这些几乎没有什么行动能力的生物以外,我们还可以找到一些动作稍微快一点的,比如十足目的虾和蟹的幼体。


我们平时吃的皮皮虾、螃蟹都会经历浮游生物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它们非常弱小,但还是有防卫能力的。



上图这个像忍者扔在地上绊脚的撒菱,长成这样是为了防止自己被吃掉。


铠甲虾


上图这种像古代武士铠甲一样的铠甲虾,每一种的形态都不同。


左:像拖鞋的龙虾 右:浮游虾成体


左图是一种龙虾的幼体,成体很普通,长得像只拖鞋,但是小时候的颜色特别艳丽。右图是一种浮游的虾成体,为什么说是成体呢?鲜艳的绿色部分是它的卵。


除了刚才所说的统称为浮游生物的类群,我们还可以看到很多捕食者,包括各种大型的鱼类,比如鲨鱼、蝠鲼、章鱼、乌贼、鱿鱼等。


毯子章鱼


黑水就像寻宝一样,你可能会中头彩。这可能是大家从来没有见过的一种神奇的章鱼,叫毯子章鱼。


因为它四根触手之间有一张巨大的膜,这个肌肉膜张开以后可以达到两三米。


它展开的时间很短,可能只有5秒钟,当它发现吓唬我没有用的时候,就把整个膜全部缩回去变成一小坨,以最快的速度逃走。


所以每次遇到它,我可能只有一次机会,可以拍到非常完美的镜头。



这是扁船蛸,一种很有意思的远洋章鱼,它的雌性会分泌出一种保护卵的壳,这个壳像纸一样薄,又叫做纸鹦鹉螺。


壳又被它触手之间的薄膜包覆,会幻化各种色彩,当它紧张的时候可能会发白,它兴奋的时候会变成七彩色。


玻璃乌贼


你拍摄出来的照片永远无法如实还原亲眼看到的美丽。我们也可能看到很多来自深海的很特别的生物,比如玻璃乌贼。


我看到它的时候,它通体透明,像一个玻璃瓶一样,但是看到我的对焦灯光以后,它开始向我示威,它的身体开始幻化出这种金黄色,甚至红色的光彩。


它持续10分钟发现并没有什么用,就窜回深海,我只能目送它离开,因为我下不到更深的地方。


深海实在是一片未知的世界,我每一次潜水时所看到的有可能是我一辈子没有见过的东西,也可能是全人类一辈子没有见过的东西。


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挑战的事情,如果可能的话,我会把这件事情一直做下去。


海洋生物独特的成年礼


鲹科成鱼


平时大家熟悉的这些生物小时候会有什么不一样呢?大家应该都吃过鲹科鱼,这是菜市场非常常见的一种鱼,它们往往成一大群,像鱼球一样。


印度丝鲹的幼鱼


这是印度丝鲹的幼鱼,它长得这么特别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它怕被吃掉。


小时候,它的体长可能只有几厘米,但连上须子差不多有1米长,看起来像一只剧毒的水母,当它在那儿一顿一顿游的时候,基本上没人敢靠近。


鳗鲡目成体


这是我们比较熟悉的一种鳝鱼的成体,它们长成以后身长能达到2米多,基本上是巨无霸,没有人敢碰它,但它小时候就是一个小透明。


鳗鱼的叶状幼体


这是鳗鱼的叶状幼体,它的骨骼和肌肉没有发育完全之前,整个是通体透明的,这时候它的游动非常魔幻。


用灯照着它的时候,你会看到它游动留下来的这种残轨。


一旦它受到惊吓以后,会变成防御的形状,它的眼神在盯着你看,看你是否被它迷惑住了,如果没有被迷惑,它就会逃跑。


狮子鱼


狮子鱼也是常见的珊瑚鱼类,它小时候非常华丽,就像穿着一身跳舞的戏服一样,实际上这是它的胸鳍,胸鳍上面的颜色像绽放的烟火一样。


像外星人的斑马章鱼幼体


东南亚海域经常能看到沙地上有秘密客章鱼和斑马章鱼,长大以后平平无奇的一大滩。斑马章鱼小时候长得跟外星人一样。


很多动画和电影里面外星人的形象,可能都是来自于这些生物小时候奇特的形态。


我们常常能够看到它们华丽的捕食秀,这只斑马章鱼的嘴里叼着一只蟹的幼体。


比目鱼成体


像齐天大圣的比目鱼幼体


上图分别是一个是比目鱼的成体和幼体,小时候头顶两根很长的触须,像齐天大圣一样。



这张照片上趴着的是一只石头鱼,也就是我们说的鲉科鱼类的成鱼,长大以后毫无特色,但小的时候非常华丽,它的胸鳍整个覆盖全身,像贵族的拉夫领。


比目鱼幼体(着底后)


每个浮游生物都会经历一个生命中重要的阶段——着底,它需要改变它生存的空间,因为不可能一辈子随波逐流,它需要有一天回到海底的栖息环境,这样才有机会长大。


小比目鱼


这是一只小的比目鱼,它左右各有一只眼睛,这时候可以浮游生活,但是当它的眼睛从左边向右转过去以后,它必须找一块沙地隐藏起来。


当然也有例外,着底失败竟然没有被吃掉,最后长大了。就如下图这个比目鱼,像地毯一样到处飘。


比目鱼成鱼


汪洋大海中的漂流者联盟


刚才看到了这些鱼类从小到大有意思的变迁,接下来看一下鱼类的共生。


我们会在游泳、浮潜的时候看到很多水母,仔细观察,水母旁边往往有它的乘客。


各种鲹科的鱼类会躲藏在水母中间,因为鲹科鱼类天生有一个非常好的功能,它们的身体分泌的液体可以防止被水母的刺细胞毒到,所以我们经常看到鲹科的小鱼跟着水母随波逐流去旅行。


鲹科鱼类在大型水母中躲避敌害


这种鲹科鱼长得特别有意思,性格也很有意思,看到捕食者或者是大型生物接近的时候,它会抽搐,接下来可能会翻过来,感觉就像被水母蜇到不行了,这时候捕食者一看就走掉了,这只鱼又会马上恢复常态。


鲀科鱼类在吞食水母


这些海洋生物的关系并不那么和谐,有时候鱼类一边跟着同伴去旅行,一边把同伴当点心吃。比如上图这个鲀科的鱼类。


有时候我们会非常意外地把一些深海的水母用灯光吸引上来,这些水母上还搭载着特别的乘客。


龙虾叶状幼体抱着水母随波逐流


我们吃的龙虾小时候也非常华丽,这是龙虾的叶状幼体,它有时候不满足搭着一只水母,甚至一只脚上搭一只水母,不知道它应该跟着哪只水母走。


栉水母是端足目动物的完美城堡


这是一种栉水母上的端足目(生物)


鲹科鱼类叼着水母保护自己


这条鱼很有意思,我刚开始看到它的时候以为它的下巴长了增生,后来我发现它嘴里叼着一只水母,我以为它要吃掉这只水母,结果我拍别的生物拍了半个小时,再兜回来一看,它还叼着这只水母到处闲逛。


我这时候意识到鱼跟水母都是小时候的状态,当鱼跟水母长大以后,水母会比鱼大很多,这个时候鱼会整个钻到水母里面,就有了我们一开始看到的景象。


午夜的深渊暗藏杀机


我们刚才看到的是一些比较和谐的景象。实际上,在水下我们往往会看到战争的场面,非常血腥、非常残忍。


海蛇


首先,我们周围潜伏着很多捕食者,比如海蛇,有可能你的灯放下去以后会有一大群鱼把它覆盖了,接下来可能会发现有更大的鱼群过来捕食,再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巨大的捕食者,比你还大的蝠鲼跑过来捣乱,这个时候拍摄就终结了。


蟹的幼体在撕扯一只端足目的小虫子


其实光看着这些捕食者捕食也是一件让人难忘的事。除了庞大的生物,我们看到的任何一个再小再细微的浮游生物都是一只捕食者。上图是一只蟹的幼体,正在撕扯一只端足目的小虫子。


虫戎玩弄樽海蛸壳


这是一只雌性的巧引(虫戎)吃掉了一只樽海蛸,只留下它的壳。为什么要留着壳呢?因为本能告诉它们这个壳可以当作幼儿园。


我们可以看到壳上产了一圈的卵,这些卵会慢慢孵化出小的巧引(虫戎),直到有一天,它们长得足够大,离开这艘航空母舰。


水母体内未消化的小鱼清晰可见



我们晚上可以去关注这些水母的肚子里面,因为它们都是透明的,刚刚吃掉的这些新鲜的鱼、虾,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蓑鲉幼鱼盯着猎物虎视眈眈


这条狮子鱼的胸鳍整个打开,把它的猎物包围住然后张开大嘴,一个腹压把这些小虫子吞进肚子里。


莱氏拟乌贼幼体吃了一只带有很长虾枪的虾


每只猎物都有它与生俱来的特别的本能。这只莱氏拟乌贼幼体吃掉了一只带有很长虾枪的虾,这个时候感觉它像拿着一个兵器在到处晃悠。


莱氏拟乌贼是世界上生长最快的乌贼,可以在60天内从几厘米长到人的胳膊这么长。


鱿鱼捕食


在黑暗中指不定哪儿就会窜出来一只鱿鱼,突然把你的被摄物吃了,这种意外每天都会发生。


异尾乌贼在瓜分战利品


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张照片,因为平时这种异尾乌贼的游动像火箭一样快,你根本没有机会看清楚它。



有一天,我在追随这些微生物,离开我的主灯有一段距离了,我需要关掉身上所有的灯,然后去找主灯往回游,这时我在阴影中隐约看到这两只异尾乌贼在瓜分这条鱼,场面非常温馨、和谐,两只乌贼不紧不慢地在那儿吃。


它们被灯闪以后会马上离开,所以我不敢马上去拍照。调完设置以后,我只有拍一张照片的机会,拍摄完以后,它们就慢慢消失在黑暗之中了。


我非常喜欢目前的拍摄题材,因为每天都有机会看到不同的场景,这些场景可能都是不可复制的。这些物种就像是宝藏一样,值得我一直去探索。谢谢大家。     


本文出品自微信公众号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注册送白菜的论坛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3
点赞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