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注册送白菜的论坛/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因为美国国家实验室的无知,一身皮肤病的哥斯拉才会诞生

因为美国国家实验室的无知,一身皮肤病的哥斯拉才会诞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来源:A Critical History and Filmography of Toho's Godzilla Series等,编译:七君,封面:电影《哥斯拉》


你是不是也曾以为,哥斯拉凹凸不平的皮肤,是为了还原恐龙的表皮?实际上,哥斯拉的丑陋皮肤,是一种皮肤病,而且它和核辐射有着直接关系。


这一切,都要从二战说起。


1945年8月,广岛和长崎被原子弹轰炸。日本投降,二战结束。而在1952年,美军占领日本的历史结束。


但是到了1954年1月22日,因为一艘渔船,整个日本突然从梦中惊醒。下图这是第五福龙丸的遗照,摄于1954年。第五福龙丸是一艘日本的金枪鱼捕捞船。


第五福龙丸


拍完这张照片后,第五福龙丸的23名船员从静冈县烧津市出发,偷偷开到马绍尔群岛猎捕金枪鱼。


船员们很得意,他们捕鱼的地方,一般人不去,因为日本民众被告知不要接近马绍尔群岛。可是,他们并不知道这个禁令存在的原因。



第五福龙丸的23名船员从静冈县烧津市出发,偷偷开到马绍尔群岛猎捕金枪鱼。


马绍尔群岛就在著名的比基尼环礁(Bikini Atoll)西边大概100多千米的地方。对历史和军事有了解的人都知道,比基尼环礁是美国进行多次核武器试验的地方。在1946年至1958年间,马绍尔群岛发生过67次美军核试验。



第五福龙丸的船员对此一无所知很正常,因为二战结束后,美军很快开展了同盟国军事占领日本(Operation blacklist)的活动。这个活动的主要目的是去除日本的武装,并使日本民主化。


同时,这个活动也禁止日本媒体刊登任何于广岛长崎原子弹相关的新闻,因此辐射导致的残疾、死亡和出生缺陷都无法见报。1945至1952年间,美军也禁止日本电影讨论核武器。


解禁的通讯文件显示,美国曾对日本媒体进行审查,删除与原子弹相关的内容。图片来源:National Archives


第五福龙丸的船员做梦也没想到,他们这次出海捕鱼事件,直接导致了哥斯拉的诞生。


因为就在那天,也就是1954年3月1日,美国曾经引爆过的威力最大的核武器之一“喝彩城堡”(Castle Bravo)即将引爆。


美国政府事先就已经通告了一个近15万平方千米的危险区域,因为这个区域将会受到放射性沉降物的影响。


但是,美国人没有想到,自家造的“喝彩城堡”的威力是预想的近3倍,因此实际的危险区域比预期要大得多。


喝彩城堡 图片来源:Wikimedia


喝彩城堡是美国试验的第一个“干法”氢弹,也就是用氘化锂制作的氢弹。氘化锂燃料包裹在铀包覆融合芯(包覆融合芯的裂变是核武器当量的重要来源)里面。


这是喝彩城堡引爆的核弹,代号为Shrimp。图片来源:Wikimedia


喝彩城堡最终的当量为1500万吨级,是设计者给出的500万吨级的3倍,是广岛原子弹威力的近千倍,成为美国历史上引爆过的最大核弹。


而这个错误,完完全全是设计氢弹的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无知导致的。


是这样的,天然锂是锂6和锂7的混合物,它们都是元素锂的稳定同位素。“喝彩城堡”使用的富集锂里也是这两种锂的混合,其中锂6的含量为40%。



这些科学家以为,只有锂6才会参与中子反应,而占比达到60%的锂7是惰性的。


他们一开始估计,锂6会吸收一个中子,然后释放出一个α粒子(氦-4的原子核)和氚(氢的同位素之一,原子核由一颗质子和两颗中子所组成),接着氚和氘(氘为氢的一种稳定形态同位素,原子核由一颗质子和一颗中子组成)聚合。在现实中,锂6的反应的确按照科学家们的预期进行。



但是锂7却出了岔子。


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科学家原本以为,锂7会吸收一个中子,成为锂8,接着锂8会在几秒内衰变成一对α粒子。


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当锂7被快中子轰炸后,并不简单地吸收一个中子就完事儿了,而是会立刻衰变为1个α粒子、1个氚核和1个中子。



结果就是,产生的氚数量超出预期。多出来的氚和氘聚合,产生了额外的中子。锂7释放的中子再加上氘氚聚变产生的中子增加了铀裂变,最终导致当量飙升。


实际上,因为额外的中子,包覆融合芯产生了1000万吨级的当量,已经是原本计划的2倍了。


喝彩城堡


引爆8分钟后,蘑菇云的直径达到100千米。第五福龙丸的船员突然发现西方的天空中出现了太阳般的强光,后来冲绳的人们也看到这种强光。


接着,白色的粉末掉到了第五福龙丸的船员头上和身上。这些放射性沉降物是被炸飞的比基尼环礁的珊瑚礁灰烬,里面混杂着放射性的核裂变产物,如放射性的鍶-90、铯-137、硒-141、铀-237。


后来,船员把这些放射性沉降物叫做“死之灰”。


突如其来的巨大当量,不仅让第五福龙丸的船员被白色的“死之灰”覆盖,还摧毁了美国在附近的军事建筑。


引爆15分钟后,马绍尔群岛的Eneu岛上的美军控制中心辐射量达到了每小时40伦琴。


这个数字是什么意思呢?每小时40伦琴表示,美军控制中心的人一小时接受的辐射量,相当于目前美国核能管理委员会控制中心(NRC)规定的年安全剂量的7倍。这些人只能躲到掩体里等待同伙救援。


美军位于马绍尔群岛的布裘兹空军基地


位于朗格里克环礁(Rongerik)的美国驻军,以及比基尼环礁南部50千米处的美国海军,同样受到了沉降物污染。


根据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CTBTO)的报道,事后的研究发现,这次核爆产生的核沉降物最远飘到了澳大利亚、印度,甚至美国以及欧洲。



受到惊吓的第五福龙丸的船员赶忙收起渔网和网里的鱼,回到烧津。但是很快,23个船员都出现了急性辐射综合症(ARS)


急性辐射综合症的症状主要是恶心、呕吐、掉头发。


美国癌症协会(ACS)介绍,这是因为电离辐射首先杀死正在分裂的细胞,那些不怎么分裂的细胞,或者处于G0期细胞(正在休眠的细胞)不会立刻死亡。


分裂更快的细胞对辐射更敏感,所以电离辐射一来,精原细胞、成红血细胞、表皮干细胞、胃肠腔干细胞首先暴毙。这就是为什么受到大剂量电离辐射后,人们首先是胃肠道不舒服,然后开始掉头发。


当然,分裂速度很快的肿瘤细胞也对辐射很敏感,这正是放疗的原理。



更可怕的是,在真相水落石出之前,第五福龙丸捕获的金枪鱼已经被卖到了市场上,不知道有多少不知情的人吃下了受到核污染的金枪鱼肉。


1954年3月31日,鱼贩销售的金枪鱼正在接受盖格计数器检查。 图片来源:Wikimedia


日本卫生部的人拿着测量电离辐射的盖格计数器,到东京的筑地鱼市还有其他农贸市场监测,结果发现至少有2条金枪鱼已经被食客买走了。


后来,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至少有856艘日本渔船、2万名船员受到该事件的辐射。金枪鱼的价格迅速跳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随后也开始对金枪鱼进口进行了严格的管制。


北方蓝鳍金枪鱼


6个月后,也就是9月23号,第五福龙丸的无线通信长久保山爱吉去世。根据《日本时报》报道,久保山爱吉死前曾说:“我希望我是原子弹或氢弹的最后一个受害者。”第五福龙丸23名船员的经历震撼了整个日本,促使日本出现了大规模的反核运动。


第五福龙丸事件发生8个月后,我们熟知的哥斯拉诞生了。



东宝电影公司拍摄的Gojira,把氢弹“喝彩城堡”描绘成了一个具有实体的怪兽。但是,东宝并没有打算把哥斯拉拍成架空的科幻片,当时的观众们更没有把哥斯拉当作幻想中的怪兽。


原版哥斯拉电影里的一切设定都是依照第五福龙丸事件展开的,到处都可以看到第五福龙丸事件的踪影。



比如,电影中的船名就叫做五号。船员第一次看到哥斯拉的样子,像极了核弹爆炸时人们的反应。电影里,无线通信长也是第一个去世的人。


1954年的原版《哥斯拉》


对于日本观众来说,导演本多猪四郎拍的是他们正在经历的生活。曾经参与过二战,当过战俘,并见证了广岛核爆后的惨状的导演本多猪四郎甚至直接表示:“我利用原子弹的特征拍了这部电影。”


因此,本多猪四郎并不只是把哥斯拉描绘成热核武器的化身,还把哥斯拉描绘成受害者。比如,哥斯拉的皮肤模拟的就是广岛核弹受害者身上的蟹足肿(keloid scar)


蟹足肿也叫瘢痕疙瘩。这是皮肤受伤后,纤维细胞的过度增生和胶原蛋白的大量合成导致的。


哥斯拉皮肤的丑陋,并非导演心血来潮,而是对历史事件的反射。哥斯拉的武器透露出核武器的味道,原子热射线被设定为产生自哥斯拉体内的核能。


1954年的原版《哥斯拉》


讽刺的是,这部在日本引起巨大反响的批判现实作品,吸引了美国电影公司TransWorld的注意,这家公司把这部电影引进到美国。在美国,电影的日语名字被改成了 Godzilla,这就是我们熟知的哥斯拉。



更为讽刺的是,在1956年,也就是哥斯拉被引进美国那年,美国原子能委员会(AtomicEnergy Commission)宣布马绍尔群岛是“目前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地方”。


但是,哥斯拉因为美国国家实验室的无知而诞生的身世,却被危险区域以外的人们逐渐遗忘了。


参考资料:

David Kalat, A Critical History and Filmography of Toho's Godzilla Series.

August Ragone, Eiji Tsuburaya: Master of Monsters.

DeGroot, Gerard (2004). The Bomb: A Life. London: Jonathan Cape. pp. 196–198. ISBN 978-0-224-06232-9.

A. Costandina Titus (2001). Bombs in the Backyard: Atomic Testing and American Politics. University of Nevada Press. p. 49.

nuclearweaponarchive.org/Usa/Tests/Castle.html

https://www.japantimes.co.jp/life/2012/03/18/general/lucky-dragons-lethal-catch/#.XPZDz9MzbMI

How A Fishing Boat Disaster Created 'Godzilla'

www.iitk.ac.in/ibc/RadiationUnits.pdf

https://www.ctbto.org/specials/testing-times/1-march-1954-castle-bravo/

www.atomicheritage.org/location/marshall-islands

www.hiroshima-remembered.com/photos/effects/image3.html

theconversation.com/the-little-known-history-of-secrecy-and-censorship-in-wake-of-atomic-bombings-45213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立场
本文由 把科学带回家? 授权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 发表,并经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article/303288.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App 猛嗅创新!
+1
44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