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网送65元彩金,注册送白菜网论坛网,2019白菜网免费彩金

巴菲特,这场股东会是你掉的吗
2019-05-06 12:07

巴菲特,这场股东会是你掉的吗

头图来自:东方IC;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住手啊你(ID:PU_dvdv);作者:蔡钰


5月初我有十来天的年假,给自己安排了两段探访老人家的旅程。


第一段溜达到奥马哈,参加了伯克希尔哈撒韦的2019年年度股东会。


这趟旅行我的人设是“去美版财神庙烧香的中国香客”。


一路走来,稍微有点惴惴不安:我是不是态度不端正?会不会伤害了其他信徒?


奥马哈


奥马哈地广人稀,完全是个熟人社会。公交车站牌小成一张巴掌脸,车号也懒得写,反正居民们都知道在哪里是什么,司机谁都认识,稳准狠地停在你该下车的街口。


一个穿着破洞牛仔裤的女孩上车,对座的黑人大叔惊恐地说,哎你裤子被偷走了哎。


赶紧又自嘲说,烂笑话。上来一个我这样的陌生人,他们好奇半天。


要是准我妄自推算一下,镇上的Uber可能不超过10辆。这要放在中国,就是一个老龄化、空心化的三四线小城。


但是奥马哈不一样,不单因为它在美国,还因为它有巴菲特。


每年5月,全世界各地的价值投资信徒就会涌来朝圣,听两个加起来快200岁的老头一聊聊六七个小时,向他们提问,听他们讲关于财富的奥秘。


如果真的是只关心巴菲特的话语智慧,这六七个小时,坐在家里、打开雅虎直播也就够了。


稍微再等两个小时,中文媒体还能给你整出大差不差的全文速记、摘出12大要点来。


但大家为什么要忍受十几个小时来?我真觉得是跟我一样的香客心态。烧香、打卡,完了回去可能还是照样高吸低抛,追涨杀跌。


但这三天,不妨聚在一起,跟同一类人狂欢一把。偶像就是个药引,饭圈自己能玩起来。


主办方比我更想得开。


5月3号到5号这几天,购物日、马拉松、鸡尾酒会和小型沙龙一应俱全。


何止是财神庙,庙会也不过如此了。而且要是把价值投资的高级面纱去掉,再回想整个会务流程,会有一种奇妙的微商喜提感:


第一天是咱们自己家族企业的家族产品,买买买!


第二天是励志又温馨的创始人恳谈会。


第三天是自我激励的马拉松比赛。


我说笑的,微商界老师们请放奥马哈一马。


主会场旁边的展厅里,伯克希尔重仓的所有零售品牌都给出了股东折扣,在股东会前一天就开卖了。


现场的股东们尤其是本土股东,特别有“我来家族企业拿点儿货”的气势,珠宝、糖果、家具、玩具、鞋袜衣服、书籍、可口可乐、DQ冰淇淋,无论是推着轮椅的还是叼着奶嘴的,都大包小包挂满一身。


为了方便我这样的香客许愿还愿,现场还设有巴菲特蜡像可以合影,邀请了巴菲特喜欢的作者来签名售书,还有每年常设的投送报纸游戏,用来致敬巴菲特早年的报童生涯。


伯克希尔自己也狂卖周边,把圈层梗玩到了极致:卖扑克牌,祝你当上牌桌上的赢家。卖棒球,提醒你只在能力圈内击球。


卖美元符号的手指玩具:祝你把财富玩弄于股掌。我们香客一看就热泪盈眶:我懂!懂我!放开我让我买!


我还放下了对漫威宇宙后续内容的担心,他们很快可以考虑加一个新超级英雄,财神。


对了,从购物日到年会,凭股东证就都可以入场。


而股东证可不是只发给股东一个人哦,哪怕你只持有一股,也可以领到4张入场证。


北京只是欢迎你,奥马哈是铁了心欢迎你全家。


好的好的。我也喜欢你。


买完东西早早睡,好刷次日的股东会。


股东会


第二天的股东会,真的还好,我6点半到会场外,队伍也就排了两三百米吧。


7点开始放人,7点半也就进去了。场子摆得很像德云社,紫蓝色的帷幕,一张条桌在中间。说不清开的算三面台还是四面台,因为舞台正后方座位也是开放的。


可能也是因为这个陈设太有演艺界即视感,今年的股东会非常像一个泛主题的开放麦。


一个休假香客我,没有太用力去听资本和经营上的刀光剑影。反正这些东西巴菲特已经讲了100遍了,事后媒体也会挖空心思抠价值。


其实巴菲特和他的股东会、投资哲学红了这么多年,到今天还值得追问他本人的问题只剩下两个:


第一,怎么能像你这样活得长还不变傻?


第二,道理我都懂,怎么恪守纪律管住手?


但反正也不太会有人问,问了也不太会得到好的回答。


所以我干脆好整以暇地坐在看台,看两个非常老了仍然非常聪明的老人家,怎样接提问者们丢过来的一句句膜拜和一柄柄飞刀。把有限的听力留在恶趣味和八卦上。


芒格太酷了。他全程都在吃东西,花生脆,可乐。他从不主动说话,有时被巴菲特cue到就简短回几句,然后继续边听边吃。


但他从未走神,从他有限的回答你就能发现。我在一个群里讲了这个画面,有朋友问:净……净坛使者?


放肆。见过情绪这么稳定的净坛使者吗。说“芒格老师快手了解一下”就可以了。


总之,整个现场的问答和交流的全部信息,如你们在各个公号所见。


但我作为一个现场香客,有几个感受和感叹想要记一记。


它们分别是:


1 合家欢,自己人


2 灵魂三问,直击神坛


3 时代剧变,股神服老


4 少年出马,布置作文


啊我怎么也写了定场诗。


合家欢,自己人


第一个,合家欢,自己人。这个是非常感人的部分。


我前面说了,一个股东能带三个人进场。所以来的人有夫妻朋友父子,祖孙三代,甚至还有老年姐妹团。


股东和巴菲特,互相是认真把对方当自己人。


股东们大量问题都像在跟私人管家商量事儿:有现金不如回购点儿公司股票呗?我们的电力被投企业要不要支持一下内华达州?


巴菲特的自己人意识也非常妙。


他答一个回购问题的时候,大意是说,股价低估了我们肯定会回购,但那些想卖股票给我们的人也是自己人,我得让他们知道公司的真实情况,知道这会儿卖给我是便宜我。


还有人问说,伯克希尔哈撒韦在财务上提供的信息为什么比以前少了很多呢?


巴菲特大概的回答是,因为很多投资解释起来很复杂,但我写股东信的对象是股东,他们很多人并不是专业的,也不是想学金融知识,就是想在他们能力范围内知道我们的公司情况。


所以我写这样一封信要尽量照顾他们。如果偶然提到了某个专业事务,那只能说明被提到这件事太重要了,不得不提。


太感人了,这跟大A股太不一样了。真想发明一个叫“咱们”的英文单词送给他。


灵魂三问,直击神坛


但在温馨融洽的节奏间隙,也有冷峻的问题插进来。


在上一个十年,尤其是巴菲特抄底了2008年,时不时有投高盛、投比亚迪这种神来之笔,跟巴菲特的投资哲学相互强化,投资者们自带的表情基本全都是“你说得都对”。


但今年的现场,有几个非常尖锐的问题被问出来了。


有一位问:最近你们买了亚马逊,这明显不是“别人贪婪我恐惧”呀,你们的投资哲学要改了?


巴菲特的回答:


1)我不是我没有别胡说。是公司一个投资经理买的。


2)即便公司买了亚马逊,也是按价值投资的标准来买的。


3)投资经理们很棒的,他们以后肯定对得比错得多。


芒格补充说,我和巴菲特都不够活络,错过谷歌已经很可惜了。所以不介意投亚马逊看看。


这有点微妙。巴菲特先做了决策切割,再暗示说并不坚信买亚马逊这个决策本身是对的。芒格说的也是“不介意”。可见两人对这笔投资也还是没有那么笃定。


第二位灵魂拷问者说:你既然一直这么推崇投资指数基金,干嘛不拿公司账上的余钱去买?


这个问题巴菲特反杀得好。


他说,要是我们真在2006-2007年买了指数基金,那就没钱在2008-2009年股灾时抄底了。全买指数基金会让公司更容易被市场波动所影响,变得不灵活。


芒格还顺手插了哈佛基金一刀,说,我们资金量太大了,必须保守,不能犯哈佛基金那种错误,在市场的高点进场。


第三位问:世界变化这么快,我们是要持续拓展能力圈,还是保持能力圈不变,忍受资产缩水的风险?这个问题问得快掀桌子了。


巴菲特说,能拓展当然要拓展啊,我这么多年也拓展了一点。但你不能强行加快拓展的进度……


听出了一种弱弱的气势。他肯定也感觉得到,这几个问题背后真正藏着的含义是:您老是不是走下神坛了。


时代剧变,股神服老


下没下呢?面对成熟、专业级股东的质问时,巴菲特和芒格都是严阵以待。


但在回答小孩子们的提问时,他对这个科技驱动的新时代,流露出了一点点的服气和服老。


一个小孩问,你们成功是受益于延迟满足的能力,那我怎么训练延迟满足的技能啊?


巴菲特说,延迟满足也不是那么非做不可啦。你拿零花钱去买个30年美债,结果政府收你3%的税,再告诉你有2%的通胀,你算下来也没什么赚头,还不如去趟迪士尼来得开心。及时行乐挺好的。


一个小孩问,你觉得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芒格还挺有斗志的,说最重要的是一直在做想做的事。巴菲特就说,爱与时间啊。


一个小孩问,你不考虑买点儿科技公司吗?


巴菲特说,这块我不熟,我会去雇佣熟悉这块的投资经理来做,我可能要雇10个人来关注新领域。——要知道,伯克希尔哈撒韦到今天也才20多个人。


这个回答里,巴菲特对科技股的排斥已经完全消失了,心态从“不熟不做”,转换成了“不熟也得做,找人做”。


他还在回答一个什么问题的时候说,时代在剧变,这伤害到了我们,不过我们在调整了……


哎,市场专治各种不服,包括巴菲特。


少年出马,布置作文


说到小孩就展开说小孩。这两年,少年提问者逐渐变成巴菲特股东会上一股风潮。这也很能理解,毕竟是一个写在简历上会很耀眼的经历。


但有些孩子的提问怪怪的,像是在布置股神写中学生作文。


“我11岁,你怎么理解人性?理解人性对你投资有什么用处?”


“你认为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问这种只能收获真理级废话的问题,你们是想在简历上写什么?“在深夜(北京时间)与巴菲特谈过人生”吗?你们是不是来帮小朋友收集作文素材的?


也有有趣的问题。


前面说那个问延迟满足的,是旧金山一个叫Neo的小孩,好像印度裔的,站在爸爸身边说,我对你们俩可熟了,你俩在我们家的电视上天天霸屏。


你们老说自己受益于延迟满足,那我们小孩怎么修炼这项技能啊?


问巴菲特是不是该买点儿科技公司的小孩9岁,说自己第三次来了。巴菲特说,哦那你应该很有钱啦。


但不管是作文题还是有趣的问题,跟小孩们对话时,能听出巴菲特对小孩们有一种松弛的敬意。毕竟他自己6岁就开始送报纸挣钱了。


他能感觉到,眼前这些神气又进取的小孩里是真的想从自己身上学到一些什么,他们中间可能藏着下一个巴菲特。


巴菲特自己对青少年的商业和投资教育一直很有兴趣,他出过《巴菲特给孩子的人生课》这种寓言童书。前几年还跟AOL合作,自己策划、自己配音,推出了一套儿童商业教育动画片,叫《巴菲特的秘密百万俱乐部》。


作为这套动画片的升级活动,他还发起过青少年版的年度创业比赛。


按照小孩子们和巴菲特的契合度,明年的股东年会可能可以单开一个少年场了。要是青少年股东再进一步主流化,巴菲特股东会全面走向艺术,走向人生,最终走向艺术人生么?


对了,“今年是巴菲特和芒格的最后一场股东会”是无谓的担心,因为回答某一个问题时芒格说了,这个问题你明年再来问我。


伯克希尔已经预告了,明年的股东会日期是2020年5月2日。


还是那句话:到今天还值得问两位大师的问题其实只剩下两个:


第一,怎么能像你们这样活得长还不变傻?


第二,道理我都懂,怎么恪守纪律管住手?


如果明年你去,问问他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住手啊你(ID:PU_dvdv);作者:蔡钰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网论坛网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注册送白菜网论坛网APP

赞赏
关闭赞赏 开启赞赏

支持一下   修改

确定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5
点赞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