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注册送白菜的论坛/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外卖“拍扁”了一座城

外卖“拍扁”了一座城

城市商业空间分布的基本特征是集聚。


人们在特定的地点更容易找到多样化的商家,商家也在特定的地点更容易捕获流量。


举个例子:上海内环线以内(约占全市土地面积的1/50)居住着全市常住人口数量的1/7;而在工作时间,这1/50土地上的人口将增加到1/5。



与高度密集的人口相对应的,是更加高度密集的线下商圈。


(上图中每个圆点代表一个250m*250m区域内的餐饮店数量。圆点越大表示餐饮店数量越多。数据来源为某线下餐饮推荐平台,餐饮店样本数量约8万家。)


如上图,1/50面积的土地上(内环内),集聚了大约1/6人口的土地上,却集聚了1/3的线下餐饮门店。


线下餐饮店的集聚度是人口集聚度的2倍。


消费者总是希望能够“就近”找到丰富多样的商家。但对于商家来说,没有足够的人流量支撑,将难以存活。城市商业空间围绕重要节点高度集聚,是消费者与商家的博弈中,形成的一种长期稳定的均衡格局。


然而,当互联网时代到来,许多的生活场景和商业活动都搬到了线上。互联网会给线下的商业格局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呢?近期,城市数据团和饿了么合作,做了一个有趣的小研究。


(上图中每个圆点代表一个250m*250m区域内已入驻外卖平台的餐饮店数量。圆点越大表示餐饮店数量越多。数据来源为饿了么随机抽样的6万家餐饮店样本。这6万家店跟前面的8万家店会有重叠,他们通常都会同时开展线下线上业务,但为了凸显其差异属性,我们称前者为线下餐饮店,后者为外卖餐饮店。)


有的读者可能已经看出来了:比较上面两张图,外卖餐饮店的空间分布明显更加扁平化和碎片化。具体来看一组数字:



上文中提到,上海1/3的线下餐饮店位于内环线以内;而外卖餐饮店只有1/8在内环内,甚至还不及夜间人口的占比。



我们筛选出上海top1%的高密度就业区域,这个区域内集聚了1/5的线下餐饮店,却只有1/10的外卖餐饮店。



超过1/5的线下餐饮店分布在地铁站附近300米范围内,而外卖餐饮店的比例约为1/8。



超过1/6的线下餐饮店开在大型商业综合体里面;而外卖餐饮店的这个比例不到1/10。


线下餐饮店的集聚度是人口集聚度的2倍,而外卖餐饮店的聚集度则与人口集聚度基本持平(甚至更低)。而互联网“拍扁”了城市,终于实现了“有人的地方就有商业”。


我们具体来看几个案例。


CBD的“商户生意出墙”


依托交通枢纽地位,虹桥成为了上海外环线以外为数不多的大型商务区。但从虹桥交通枢纽-虹桥天地往外,商业氛围断崖式锐减,数百米外即进入低密度的大型住宅区。在这一区域里传统线下餐饮店很难活的很好,但是互联网的力量催生了这一类“外卖次级商圈”。



虹桥万科和万科时一区地处商务区,底楼的美食城和步行街主要服务上班白领;尽管这些美食街离大型住宅区也不算远,但相比本就临近住宅区的餐饮店来说,仍然是“远了几百米”。这些地段的租户生意白天热闹、晚间惨淡,收益缺乏保障,租户更换频率特别高。


而外卖服务的出现,抹平了数百米的空间差距,“拯救”了这些“边缘户”。如今美食城和步行街的近50家商户几乎全部入驻外卖平台,白天服务白领,晚上服务住户,热闹一整天。生意好起来了,地段租户的更换频率也明显下降了。


居民区里的“商业黄金地段”


如果把虹桥的例子概括为“开在商务区,服务生活区”,那么真如就是“开在生活区、服务商务区”。互联网打开的线上市场让摊位的地理优势影响下降,“黄金地段”的定义得到了延展,居住区也可以获得新的城市职能。



普陀真如的兰溪路、南石二路是上海的老居住区,临街约有30家餐饮商户,堂食顾客多来自周边小区的老上海人和普陀区中心医院病人家属。居民区的门店房租较商圈更便宜,而外卖的上线让他们同样可以做起商圈里的生意。如今,这些临街商户外卖订单中超过70%来自周边的环球港、近铁城市广场、中关村科技大厦等商务商圈。


不仅如此,就连藏在居民楼之间的曹杨八区菜市场今年也新开辟了美食街,街上十多家堂食生意不忙的商户也正在尝试外卖生意。


远郊产业园的“幸福感提升”


外高桥保税区濒临长江入海口,以出口加工、物流仓储、大宗贸易为主的产业类型导致了其“地广人稀”的空间格局,无法支持传统线下商业发展。但是互联网的力量延伸了商家的服务范围,使得新形态的餐饮店可以存活在这样的地区。



“岁金3D广场”位于高桥镇居民区,是外高桥保税区周边为数不多的线下商业聚集地之一。受制于本地居民年龄偏大、与保税区距离十分尴尬(2公里、步行超过15分钟)等多重要素,场内人气一般。


如今,这里的餐饮商家超过85%都入驻了外卖平台,外卖订单整体占比在70%。在互联网的助力之下,保税区内聚集的白领外卖需求重新盘活了广场的生意。


在互联网浪潮下,传统的“金角银边”可能不再那么有优势了,传统的“草肚皮”也不再是无人问津。互联网的力量,推动了租金和流量的重新博弈,促成了城市不同空间的商业价值变迁,最终呈现出更加扁平化和碎片化的城市线下商业空间。我们的城市被“拍扁”了。


1.本文由城市数据团和饿了么联合原创。


2.文中“线下餐饮店”指来源于某线下餐饮推荐平台的约8万个门店样本,“外卖餐饮店”是饿了么随机抽样的6万家餐饮店样本。有许多店同时开展线下堂食和线上外卖服务,两组数据会有重叠。但由于数据经过了脱敏处理,线下餐饮店和外卖餐饮店数据无法打通,我们无法识别出哪些店只做堂食、哪些店只做外卖、哪些店都做。因此,我们根据数据来源的特性,将两组数据分别指代为线下店和外卖店进行比较分析。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立场
本文由 城市数据团 授权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 发表,并经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article/290336.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App 猛嗅创新!
+1
30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0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