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注册送白菜的论坛/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回家第一天,你妈是贾母;回家第五天,你妈是假母

回家第一天,你妈是贾母;回家第五天,你妈是假母

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花儿街参考(ID:zaraghost),作者:林默



这已经,是你回家过年的第四、五……天了,对于某些特别不热爱工作的人,比如我,已经是第六七八……天了,不知道下面这道不定项选择题,你会怎么答:

 

A.你妈已经看你越来越不顺眼了。

B.主要饮食结构已经调整为剩菜剩饭了。

C.看着你日益稀少的秀发,二姑已经不催婚了。

D.同学聚会,秀演技已经成了一种夸大融资额的循环,别人夸大,你就不能不夸大。

E.赫然发现当年同桌的他/她,已经长残成它了。

 

我选ABCDE。

 

刚刚走出大学校门的党九小朋友说,书里那些红红火火的年都是骗人的。成年人的年,都是豪华餐厅里的黑暗料理。

 

我对党九小盆友提出了严肃的批评,你自己没过好年,怎么能怪书呢。

 

她惭愧了,“都怪自己读书少,被片面了”。

 

我更加严肃地批评了她,“早在小学课本里,就有人跟你讲过成年人过年的真相”。

 

那年,你读小学六年级,你课业已经很繁重了,忽然天上传来一个声音,“下周,你须度一个劫,如果不能顺利度这个劫,你将无法在期末考试中取得好成绩”。

 

语文课本里,一篇叫《故乡》的文章正在向你靠近。是那个经常有的没的就忧国忧民,所有错别字都被认成通假字的鲁迅写的。

 

你昏头涨脑的,背完了中心思想和段落大意,你以为熬过了那个天劫,然后除了闰土,啥都没记住。



呵呵,你浅薄地理解了劫和期末考试,辜负了鲁迅先生。

 

为什么要小小的你学习这篇文章,那是为长大的你准备的。

 

下面,我将带你一起温习这篇文章,在你妈嫌弃的目光里,共同体会鲁迅先生的苦心——



关于这篇文章是不是为成年人过年做的心理建设?我们一起来看看《故乡》的开头是怎么写的——

 

我冒着严寒,回到相隔二千余里,别了二十余年的故乡去。

 

我们多年聚族而居的老屋,已经公同卖给别姓了,交屋的期限,只在本年,所以必须赶在正月初一以前。



鲁迅先生设计了一个情节,是为了卖房子,今年必须交房,所以赶在大年初一回去。


这非常不符合逻辑。既然交屋的期限,是本年,为什么不早回来?为什么拖延到现在?为什么搞得全家都过不好年。

 

鲁迅先生为什么要设计这么不符合逻辑的情节?

 

可能家庭群的压力过大,他也不好意思直接吐槽这是回家过年的遭遇。

 

于是,他就设计了一个荒谬的情节,等着你开悟。

 

敲黑板,冒着严寒,正月初一前。鲁迅先生已经再尽力向你暗示了。



回家过年,比你的体重变化还快的是什么?

 

答:你妈的态度。

 

过年回家的第一天,你妈是贾母。回家的第五天,你妈是假母。

 

当大年三十一整桌的年夜饭,变成之后连吃三天的一整桌的剩菜剩饭。

 

当端详着你说孩子累憔悴了,变成“都胖成这样你怎么还吃”。

 

当打听你一周要加几次班,变成了数你有几层下巴。

 

当让你多注意休息,变成了“都九点了你怎么还不起床”。(请注意,当你妈希望你起床的时候,她的表永远是九点)

 

当你喊妈她不爱搭理你,只要你一玩手机她就一双电眼注视着你。


 

这时,你该做什么?相信鲁迅先生,为了亲情,迅速撤离。

 

《故乡》里,迅哥儿是奔了两千多公里回去帮她妈搬家的,但至于在家呆几天,他妈是这么安排的 ——

 

“休息一两天,去拜望亲戚本家一回,便可以走了”。



关于小姐姐和老同学

 

并不是只有你的女神大妈范儿了,你的老同学油腻了。

 

“像一个画图仪器里细脚伶仃的圆规”的豆腐西施是鲁迅的谁?

 

鲁迅先生的小姐姐啊。

 

我孩子时候,在斜对门的豆腐店里确乎终日坐着一个杨二嫂,人都叫伊“豆腐西施”。那时人说:因为伊,这豆腐店的买卖非常好。

 

那时候的小姐姐长什么样儿?美颜相机滤过的样子啊。

 

擦着白粉,颧骨没有这么高,嘴唇也没有这么薄,而且终日坐着,我也从没有见过这圆规式的姿势。


现在小姐姐有多庸俗?

 

“那么,我对你说。迅哥儿,你阔了,搬动又笨重,你还要什么这些破烂木器,让我拿去罢。我们小户人家,用得着。”

 

“我并没有阔哩。”

  

“阿呀呀,你放了道台了,还说不阔?你现在有三房姨太太;出门便是八抬的大轿,还说不阔?吓,什么都瞒不过我。”


 

其实被小姐姐张嘴点破,“你在北京买了两套学区房,车都是?97号油的”,也没什么。关键是,小姐姐不好看了,这就让人很难原谅了。

 

至于住在你上铺的兄弟,他已经又胖又穷不懂诗和远方就罢了,但你见到他依然热情——

 

我这时很兴奋,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说:“阿!闰土哥,——你来了?……”

 

我接着便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角鸡,跳鱼儿,贝壳,猹,……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

 

他站住了,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分明的叫道:

 

“老爷!……”



当你想去抱抱,让两个中年人凸起的肚子碰撞在一起,对方张嘴说:

 

“鲁总”。

 

小说里,迅哥儿听到这一声,好像就受到了天崩地裂的打击。老同学中年油腻了,童年友谊崩塌了,见微知著忧国忧民的feel都来了。

 

你在北上广混的风生水起,老同学在家辛苦度日,中年男人那么多不如狗的瞬间,见到你人家有分寸地喊一声“鲁总”,他还没崩溃,你崩溃毛啊?


 

大年三十那天,天刚擦黑的时候,我跟我爸下楼遛弯儿(我们就是为了遛弯儿,跟逃避做饭没有半毛钱关系),我们路过了我的小学,看到了现在的一年六班的小盆友放学站排的地儿。我扒着铁门往里看,跟我爸说“小时候觉得学校的操场好大,现在看,这么小啊”。

 

我爸说,长大,不就是看老家越来越小吗?

 

那些与回家过年相关的冲突,又有多少,是我无明膨胀的ego,撞上了变小的故乡。

 

我的朋友骆轶航说,“别装逼,别装社会学家冷眼旁观,别找自己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和大家的不同。您有独立人格自由思想不在这一会儿,过年过得就是一个最大公约数。您非要一家子人里面找最小公倍数,那就是自讨没趣”。

 

为了保护我和我妈的母女情,我明天就准备撤离东北了。给假母一点时间,让她恢复成贾母。

 

《故乡》里,离开故乡时,鲁迅先生是这么写的:

 

宏儿和我靠着船窗,同看外面模糊的风景,他忽然问道:

 

“大伯!我们什么时候回来?”

 

“回来?你怎么还没有走就想回来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立场
本文由 花儿街参考 授权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 发表,并经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article/283923.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App 猛嗅创新!
+1
43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1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