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注册送白菜的论坛/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2000年前的特朗普,告诉了我们什么

2000年前的特朗普,告诉了我们什么

个人声明,本文对现实政治不具指导意义。


01


最近国际上最热闹的事,莫过于特朗普政府和民主党掌控的国会就修墙预算,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政府停摆拉锯战。虽然目前以临时批准3周政府预算的暂时的妥协结束,但所有人都清楚的是,短暂的平静之后可能赢来更剧烈的斗争。


特朗普的崛起背景,是冷战结束后,成为唯一超级大国的执政者的美国精英阶层在美国主导下的全球化中大量获利,而本土公民因为本土产业大量外包而失业,沦为领福利的底层,丧失了公民的存在感,急需有能表达自己意愿的代理人。


由于社会阶层不断跌落,这部分本土公民逐步丧失了参与正规政策的制定与讨论的能力和渠道,最终选择了可以在Twitter上直接对话的特朗普作为自己的代表,让这个政治素人迅速地崛起。


推特治国特朗普


特朗普所做的一切都充满着争议。为了击倒他,反对派发起了旷日持久的“通俄门”调查以削弱他的合法性,媒体也一刻不断地对他进行嘲讽,给他冠上“疯王”的帽子,毕竟谁都清楚,特朗普动的是谁的蛋糕,而这蛋糕,又有多肥美。


话说回来,全球化下的利益分配,传统政治体制的失灵,外来移民的竞争的集中爆发,似乎是前所未有的新问题。但是,是这样吗?也许这也是老问题呢?


02


公元前202 年,非洲扎马,大西庇阿率领的罗马军团击败了罗马的宿敌汉尼拨,历时17年的第二次布匿战争以迦太基的彻底失败告终。在这场决定地中海世界未来归属的战争中,罗马军团一次次的被汉尼拨摧毁,又一次次的重建,当战争结束时,罗马军团已经成为了西方世界中最锋利的战争机器,开始走向称霸西方世界:


前197年:罗马征服西班牙


前189年:罗马打垮占据东地中海的塞琉西王朝,占领叙利亚


前150年:罗马发动第四次马其顿战争,亚历山大大帝的子嗣从此成为罗马人的奴隶


前146年:罗马镇压希腊城邦柯林斯的反叛,将其夷为平地,希腊城邦在战栗中成为罗马的“同盟国”



在取得这一系列军事胜利后,地中海世界已经基本都成为了罗马的行省和“同盟国”。注意这里的“同盟国”,内政外交上很大程度上要听命于罗马,不能随便对宣战,罗马人可以利用其军事设施,罗马在本地区交战还要负责派遣辅助军队,并且还要成为罗马制约某些大国的棋子(是不是看着很眼熟)


在霸权的支持下,整个地中海世界的财富源源不断地流向罗马本土,成千上万的外邦人和战俘成为罗马贵族的奴隶和雇工。


相比于罗马公民,贵族们更乐意利用这些廉价的外来劳动力来进行农业劳作,于是大量的外邦廉价劳动力进入了贵族们的庄园中,源源不断地在罗马新征服的土地上生产出物廉价美的农产品,而罗马本土的公民们完全无法与这种大庄园经济竞争,纷纷破产,最终变卖自己的土地涌向罗马城,巨大的贫富差距就此形成,公民和贵族的财产差距从早期的10倍发展到500倍以上。


还好因为罗马政府极其富裕,为求社会安定开始向破产公民提供大量的公民福利(低价或免费的面包)以维持他们的最低生活,才没有发生罗马本土都出现路有冻死骨的问题(大福利政策,是不是更眼熟了)。但是公民阶层的溃败,已经成为社会的大趋势。


面对这种局面的罗马,该怎样回应这种变局呢?放弃世界帝国的地位,回到小国寡民的时代吗?


在看罗马的回应之前,我们先复习一下罗马的政治体制。



共和国,三权分立,看起来似乎是很新潮时髦的政治词汇,然而,这却是2000年前罗马的政体。


在古代,共和制度,是指罗马人将雅典的直接民主制与斯巴达的君主制混合后产生的一个整体,这套体制下,国家权力被一分为三,即元老院、执政官和市民大会。 


1. 元老院由贵族精英组成日常行使决策权,审议和决定大政方针。


2. 执政官由公民选举,负责内政外交的执行。


3. 市民大会可以选举高级执政官员和保民官,其中保民官可以否决元老院的决议,并建议立法。


这套既兼顾各个阶层利益,又兼顾效率的政治体制的健康运转是罗马立国后凝聚国民力量之源。 而这套体制中,维护公民权利最重要的职位,就是由公民大会选出了可以否决元老院决议的保民官,那么,谁会站出来,当一位真正的保民官呢?


03


在这场大变局中,一位贵族出身,家庭富裕的政治素人站了出来,为罗马的底层民众挑战元老院的利益(又一幕眼熟的剧情?),他就是——提比略.格拉古,他的母亲,就是击败汉尼拔的罗马英雄大西庇阿的女儿,可以说是真正的名门望族,出身高贵了。


年轻的格拉古相貌英俊,谈吐大方,以至于连元老院议长都说“女儿的婚事可不能草率决定,除非女婿是提比略.格拉古”。但格拉古并没有沉溺于优渥的家境,流连罗马的繁华,而是选择效仿祖父,从军入伍以获取属于自己的荣光。


但他来到军队服役时,却发现外界看来战无不胜的罗马军团与想象的却差之甚远,士兵的面貌越来越差,祖父的时代充满公民荣誉感的士兵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贫穷潦倒的失地农民。这些农民年年为罗马出征,但自己的家园却越来越荒芜,以至于被贵族的庄园击垮兼并,对生活越来越绝望,军队的纪律性和战斗力也一天天下降。


年轻的格拉古回到自己的上层圈子,想唤醒贵族的危机感,但他看到的却是利用这些士兵征服外邦从而暴富的贵族对这些士兵毫不关心,只知道肆无忌惮地聚敛财富。心怀理想,一心想成为像祖父一样的英雄的格拉古对贵族圈子彻底失望,他选择离开了他们,转而走向底层民众。他放弃了去元老院做一名掌权的贵族,而是走向底层去竞选保民官以寻求改革,以打破这种表面繁华,实则在掏空罗马根基的局面。


大斗兽场,罗马繁荣的象征


面对无数失地民众,格拉古发布了慷慨激昂的演讲,一开口就直指人民的内心:


“罗马的野兽都有一个可以栖息的巢穴,而那些为罗马战斗和牺牲的人却只能享受空气和阳光。罗马人民,被称为是世界的主人,但现实中的罗马人民,却没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


 在格拉古的演讲中,群众们欢呼着拥簇他成为为保民官,却不知道,眼前的矛盾的解决远没有那么简单,这场斗争将持续上百年,甚至在两千年后都会以新的模样还魂。


格拉古开始了他的改革,他的改革核心简单又直指核心:限制贵族进一步兼并土地,规定私人拥有土地上限,贵族持有超过上限的部分由国家出钱赎买以后分配给失地的普通罗马公民,并由国库支援他们启动农业生产的资金。


但元老院的贵族们并不愿意让利,于是立刻展开了反击,他们很快示意另一民保民官,格拉古的好友,奥克塔维乌斯否决了格拉古的改革方案。


作为对抗,格拉古一方面罢免了自己的好友,将保民官的权利集于自己一手,另一方面,格拉古利用保民官对国家政策的否决权(VETO),来关闭罗马的国库和市场以促使政府停摆向元老院施加压力(是不是又到了熟悉的一幕),随着商业、贸易都因为政府停止,整个罗马陷入瘫痪,元老院终于无法承受这样的损失通过了格拉古的法案。


虽然格拉古的法案得到了通过,但是贵族的不配合让他无法筹措到足够的金钱来开展自己的改革。当提比略为开展改革的财产愁眉不展时,一个意外之财却降临到他头上:亚洲富国帕加马的国王去世了,他的遗嘱内容是将整个王国赠与罗马。


正愁资金的提比略被这个好消息冲昏了头脑,立刻征用这笔财富开始用于筹备新的法案。但他却不知道,意识到提比略即将成功的元老院。已经开始在暗中散布“提比略准备独断专行使用罗马的财富以称王破坏共和”的谣言。舆论开始转向,他的生命已经时日不多(这个是不又让人想起了特朗普和美国媒体的恩恩怨怨)


格拉古之死


提比略为了能够实施自己的规划,决定参与保民官连任,然而在竞选现场,提比略的表兄忽然站出来声称提比略有称王的野心,话音刚落,场下准备已久的元老们用木棒、板凳为武器,一拥而上,直奔广场中央的格拉古,混战中,提比略被积怨已久的元老们用一条板凳活活打死,尸体被投入台伯河不见踪迹。


04


提比略改革的失败,并没有让社会矛盾缓和,不久之后,他的弟弟盖约.格拉古上台,继续推行兄长的遗愿以解决社会矛盾,结果再一次被元老院杀死。


格拉古兄弟的死意味着罗马共和体制无法再调和两大阶级之间的矛盾、深感被祖国遗弃的平民开始抛弃共和体制转向选择强人政治。这些心怀野心的政治和军事强人吸取了格拉古兄弟的教训,开始募集底层民众,组建自己的武装以对抗元老院,最终罗马开始爆发一轮又一轮的平民派和共和派的战争,最终,平民派中最杰出的人——凯撒和屋大维消灭了共和派的军队,亲手终结了共和国。


直接类比历史是没有太多意义的,时隔2000多年,人类的政治制度已经得到了长足的进步,美国的体制的灵活性和丰富的产业结构也不是古罗马可以相比的,但是历史依然可以给我们很多启示:


1. 单纯的攻击特朗普本人是毫无意义的,特朗普的离开可能会带来更大的矛盾。特朗普上台两年,虽然在中期选举小有失利,但是可以看到基本盘依旧稳固,依然受到中底层本土美国人的支持。回顾特朗普的改革,并没有直接对既得利益者大动刀子。在要求国际巨头们把海外利润和工作岗位回流美国的同时,在本土推行降税以安抚这些巨头,可以说,特朗普其实还是温和派。


但中期选举后,反对派却越来越强硬,事实上他们的行为很大概率会是事与愿违的,他们击败特朗普这种实质上的温和派时候,也就会迎来民众选出的更激进猛烈的代表。美国外的世界,不要指望忍受完特朗普就会太平了,美国自己的问题不解决,会有更强硬的特朗普上台。


2. 权力进一步集中会是美国政治的趋势。由于阶层对立造成的激烈对抗,改革派必然会寻求更大的政治权力来破局,川普之后,美国引以为傲的政治体制可能会从分权走向集权。


3. 经济发展与社会效益必须兼顾,做大蛋糕而没有分好蛋糕,就会无可避免地带来社会结构的变化,社会结构的变化将深刻冲击政治体制和社会的稳定。


当然,我认为最大的启示在于,特朗普可能并不是一只黑天鹅,他更像一只信鸽,传递给了我们以后的故事的一种可能————美国人本以为冷战结束是历史的终结,然而,他们可能真正踏入的,是历史的轮回。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立场
本文由 Kevin 老师 授权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 发表,并经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注册送白菜的论坛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article/283289.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注册送白菜的论坛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App 猛嗅创新!
+1
45

别打CALL,打钱

完成

最多15字哦

3人已赞赏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