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注册送白菜的论坛/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从权健宣扬的自然医学,看西医在西方的衰落与挣扎
2019-01-04 17:00

从权健宣扬的自然医学,看西医在西方的衰落与挣扎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段宇宏,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最近丁香医生一篇揭露“权健保健帝国”的文章引起了轰动,权健下属的微信公众号纷纷发文反击丁香医生,玩的还是老一套,无非诉诸于“民族情感”,自称为“民族医药”,质疑“外国代理人”丁香医生的动机。


那些公号在文末还设置了投票:“权健自然医学VS丁香医生,你支持谁”。结果令人大跌眼镜,其中一个叫“权健火疗夜听”的公号,文章阅读数很快飙升到十万加,支持丁香医生的网友数量始终保持在92%以上,呈现一边倒的态势。发布者也许感到这个调查继续下去是在自黑,最终自行把文章删除。


权健的大型翻车现场,删稿前投票人数一度达到十几万


今天我们并非继续谈论权健的是非话题,而是想从权健事件引出的一个热门词汇说起,那就是,“自然医学”。权健公司的全称是“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用百度搜索“自然医学”,权健的官网就排在首位,权健无处不在宣扬自然医学。与此同时权健官网声称他们的宗旨是“以中医文化作为根本指导,以经典秘方作为核心依托,以弘扬国粹作为责任义务,以促进健康作为使命天职”。


在国内既打着中医招牌又声称是自然医学的相当罕见,权健是其中最著名一家。“自然医学”作为严格的术语来说,它不是中医而属于“西医”,权健不少保健品有西医自然医学的特点。权健的概念有点不伦不类,但它的确是真正的“中西医结合”,自然医学是中医的孪生兄弟。这到底怎么回事呢?


明朝末年“西医”随着传教士进入中国,但只跟士大夫或贵族阶层发生零星接触。如在宫廷御医们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洪若翰神父用“金鸡纳霜”治愈了康熙皇帝的疟疾,这是西医在前现代瞎猫碰死耗子研制出来,又真能治病的不多的一两味药之一。因为跟大众没有接触,民间没有任何印象,自康熙之后西医从中国消失了,当时的人们也就没有西医和中医的概念。


鸦片战争前后,为了区别西洋人再度带进中国的医疗理论与技术,才有了“中医”和“西医”这个概念。但这个概念却犯下莫大的错误,长期误导国人,鸦片战争之后进入中国并逐渐遍地开花的医学,虽然来自西方,但已经不再是西医。


那么当时从西方进入中国的医学是什么?是“现代医学”。它起源于英国完成工业革命的1840年代,但孕育它诞生的过程长达五六百年,经历了文艺复兴、科学革命、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发展到今天它还有另外的名字,叫做“生物医学”或者“循证医学”。


直到二战后,现代医学在理论、教育、医疗、制药、防疫等各方面才取得大跃进式发展,成长为参天大树,以解剖学、胚胎学、病理学、药理学、毒理学、微生物学、细胞学、遗传学、免疫学、生物统计学等几十门知识为基础学科,发展出几十个专业并衍生出数百个分支学科,撑起人类公共卫生安全的一片天。


仅现代医学带来的抗生素和疫苗初步普及以后,那些动辄就杀死成百万甚至数千万人口的传染病(古称瘟疫)从我们生活中消失了。它带来的现代接生法从1950年到今天,让非洲的婴儿死亡率从180‰降到40‰,发达国家从60‰降到2‰~5‰;发达国家人均寿命从1950年代的50~55岁增长到70~80岁,大量发展中国家也从30~35岁增长到50~60岁。因为得到现代医学保驾护航,人类对疼痛和死亡不再习以为常,而是日渐难以忍受,普遍变得攻击性降低,更加喜欢和平与协作。


过去一千年全球人口数量变化图


如果做一张表格,按年代标出人均寿命、人口数量、孕产妇死亡率、婴儿死亡率指标,再把它们连成线,不难发现,这些指标在恶劣的位置徘徊千年基本没有变化,现代医学诞生之后,这些指标才开始大幅度改善。在率先普及现代医学的西欧和北美,人类各种健康指标与其它地区之间出现了大裂变式的差距。


世卫组织公布的当代世界孕产妇死亡率,越是贫穷落后地区,现代医疗体系越落后,孕产妇死亡率越高


现代医学起源和发展自西方,可它不是西医,正如化学这个学科起源自西方,但它不是“西方炼金术”。相反,西医在现代医学发展起来的同时,却在欧美逐渐走向衰败与死亡。


什么是真正的西医?即欧洲主流的传统医学,是指希腊罗马医。古希腊的希波克拉底和古罗马的盖伦撰写过大量医学文集,西医即以他们的医学观点和经验为基础发展而来。


西医的鼻祖希波克拉底和盖伦


西医基本理论叫“四体液说”,指人体有“血液、黏液、黄胆汁、黑胆汁”四种体液,分别对应“冷、热、湿、干”四种本质,“气、火、水、土”四种元素构成世间万物,体液维持平衡人就健康,体液失调人就会生病。


18世纪到19世初,西医最常用的治病方法无非是“排汗法”、“催吐法”和“放血疗法”,其技术和药方的丰富性还不如阿拉伯医、(印度)阿育吠陀医。西医的民间偏方同样令人咋舌,什蚯蚓、木乃伊、猪脑皆能入药,加拿大西医曾用苍蝇熬汤给妇女喝,用以治疗不孕症,他们认为苍蝇一次能下蛋几百颗,生育能力超强,当然能治不孕症。


古希腊花瓶上的绘画中一位医师为病人放血


其实中医和西医的区别,相当于这片森林里的黑猩猩与那片森林里的黑猩猩,差异非常细微;现代医学与西医的关系,相当于人类与昆虫的关系,简直相去万里。


今天入读任何一所欧美的医学院,课本不会告诉学生,古希腊、罗马医学大师们的著作和观点是正确的;很多老师甚至会明示学生,几百年上千年前西方那些所谓医学名家,什么病都治不了,他们正确的医学知识可能远不如今天把生物课本认真阅读一遍的中学生。


随着社会进步和科普教育深入,现在一个西医再用四体液学说去给人治病,十有八九要被立马视为骗子。现代医学挤压之下,西医也在进化以求变图存,传统西医基本上已经死掉,但新型西医从前者的坟墓上诞生了。


包括跳大神在内,现代医学之外的其它医疗流派纷繁复杂,如何去分类颇有争议。“美国国家辅助与另类医学中心(NCCAM)”把现代医学之外的这些医疗流派统称为“辅助与另类医学”,将它们粗略划为五大类别:


第一类:另类医学。有较完整理论基础和一定临床实务,如阿育吠陀医、锡克医、阿拉伯医、中医、藏医、自然医学、顺势医学等等。


第二类:身心疗法。通过心灵能力治病的流派,比如艺术疗法、阅读疗法、祈祷疗法、冥想疗法。


第三类:生物疗法。利用自然界之物质,如动物、植物或矿物制作成草药或健康食品来防病治病。


第四类:操作及身体疗法。用手或移动身体的操作治病,如整骨疗法和按摩法等等。


第五类:能量疗法。又分为两类,一类是生物场疗法,比如气功治疗、灵气治疗;另一类是生物电磁场疗法,如电疗法、磁疗法。


正在进行中的“灵气治疗”


第一类别的各种另类医学,几乎都会把动物、植物、矿物入药,第三类与第一类的区别在于,第三类缺乏完整的理论以及丰富的药方,最多是无限推祟一种或几种来自自然界的药材,比如让你吃绿豆防未病,教你喝姜汤而百病不侵。


老西医濒临消亡的时代,一些妄人逐渐创立了很多新的西医流派,其中最著名两支就是“自然医学”和“顺势医学”,有时也叫自然疗法和顺势疗法,这个称呼可能更为贴切。电疗法和磁疗法也是新西医的两个流派,这两派的观念和产品对中国影响非常大,根据它们理念开发出来的保健品曾风靡大江南北,让兜售者赚得盆满钵满,但国人经常误以为它们是“中医”。当然,国内兜售者在解说的时候也常是中西医理论大杂烩,把人搞得晕头转向。


我们今天需要重点了解的是新型西医最重要一支——“自然医学”。


如果你想去欧美读医学院,又想在那里当医生,那你真得做好排除万难,不怕牺牲的心理准备,还得攒够钱财。以美国为例,高中毕业是不能读医学院的,得大学理工科四年毕业后才能考医学院,从读医学院开始,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成为一个能看病的医生,得花11年至15年时间,不比唐僧西天取经简单。


有哪些最优秀的医学院可选择呢?哈佛大学医学院、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纽约大学医学院、斯坦福大学医学院……都是全世界顶级精英竞逐的名校,相当难考,这些学校的毕业生走遍全球都是炙手可热医学人才。但如果你想学西医,选择这些大学就走错路了,这些医学院培养生物医学的研究和医疗人才,并不培养“西医生”。


那么,想在美国学西医怎么选择学校呢?不妨把目光投向俄勒冈州波特兰市,这里有一所真正的西医学校,名头特别响亮,叫“自然医学国家大学”。这家西医大学不仅教西医,也教中医,它有四个学院——自然医学院、中医学院、研究生院、本科和兼职研究学院;设有八个专业学位——自然医学博士、东方医学科学博士、综合医学研究科学硕士、东方医学科学硕士、营养学硕士、全球健康科学硕士、阿育吠陀科学硕士、综合心理健康科学硕士。


美国真正的西医大学“自然医学国家大学”


自然医学国家大学属于“自然医学院校协会(AANMC)”旗下的西医学校,如果不想就读这家,北美地区还有另外七家可供选择,例如位于华盛顿肯莫尔市的巴斯特尔大学。进入AANMC的官网,它会简明地告诉你:“自然疗法是一种基本卫生保健系统,它专注于病人整体的健康,同时强调预防和通过自然疗法愈合。自然疗法试图找出患病的根本原因,而不是仅仅关注对病症的治疗。”


美国采取自由放任的教育体制,学校的学历和品牌交给市场来鉴定,只要法律没禁止,你办一所“宇宙大学”或者“太阳系大学”也没问题。所以“自然医学国家大学”听起来名头很大,但跟国家没关系。就读这些西医学校是比较容易的,它们也常年在全球做招生广告,但就业前景却没那么乐观。


西医的自然疗法派,起源于19世80年代的自然医疗运动,声称理论来自希波克拉底,宣扬天人合一,主张“整全观”,认为“是药三分毒”,主张病人不吃药不做手术甚至不要打疫苗,但也会使用他们称之为“纯天然,无毒副作用”的药物和手法治疗疾病,比如水疗、食疗、草药、灸术等等。对于现代医学主张的药理学、病理学、试验、统计等理论和方法,他们一概排斥。假如一位西医的自然疗法师给你开药的话,可能有这些药方:欧洲越枯草治近视、波希鼠李治便秘、北美黄莲治发炎、紫锥菊治感冒……


自然医学国家大学的学生在药房配药


德国神父塞巴斯蒂安·克内普是自然医疗运动的重要旗手,他将自己弟子本尼迪克特·拉斯特派到美国传道,拉斯特20世纪初来到美国后,开办学校和建立协会,成为美国自然医学奠基人。


在老西医近于灭绝的20世纪头三十多年,作为新西医的自然疗法派反而得到长足发展,曾在美国25个州取得执照,他们的“脊骨疗法”(通过按摩脊柱治疗百病)一度有很多追捧者。


西医的各流派长期被美国生物医学界批评为“伪医学”或“伪科学”,指责他们的理论和观点错漏百出,药物和方法要么毫无真实效果,要么存在危险性,是有意无意的骗子。同样,西医界也不遗余力声讨科学界,声称对方打着科学旗号,错误地用生物医学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和迫害自己。


一个病人正在接受西医自然疗法师的水疗


20世纪40至60年代,青霉素开始工业化量产,生物医学界和医疗监管部门对其批评加强,自然医学遭遇了一次寒冬,大量学生退学,在20个州被取缔了执照。美国和澳大利亚卫生监管部门纷纷站出来指责自然医学并无医学科学基础,不该进入医保体系,其毕业生并非合格的医生。


谁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民权革命兴起之后,左翼青年与文艺界掀起“反工业文明”、“反城市文明”思潮,推祟“神秘主义”、“天然主义”运动;伴随选举权、知情权的下沉,大众参与政治的广度增加,反而给西医和吠陀医等另类医学创造了新的营养土壤。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非常推祟自然医学,他的医学观和健康观正是这场运动的产物。


以前公共卫生政策可以由科学界及监管机构说了算,现在不得不倾听文艺青年与大众的声音。在生物医学还未攻克的领域,出于人道主义考量,总不能让病人抱着绝望心态离去,西医就有了继续存在的缝隙。很多人患上绝症或难症之后,总会抱着试一试心态去找西医。乔布斯患病后甚至拒绝生物医学的治疗,第一时间求助于另类医学,直至癌细胞扩散到全身。


西医界一直不遗余力地游说,试图获得“正规军”地位,进入国家公共卫生体系,总体并不成功,但局部获得零星成就。


20世纪90年代开始,西医在欧美的生存空间逐渐得到拓展。在北美,加拿大有5个省,美国有17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允许某几所西医自然疗法学校毕业的学生以“自然疗法医生”名义从事相关工作,在其他地区如果自称“医生”则是违法行为。


具体到允许自然医学合法存在地区,对自然疗法师的权限规定不尽相同,多数地区他们的地位跟按摩师、足疗师差不多,能做些保健工作,不能开处方药;少数地区允许他们开一点点处方药或者做些小手术。


在美国全境,自然疗法师制作的药物,未经过严格的生物医学流程和FDA认证,以“药物”名义在市场出售是非法行为;但在无毒害情况下可当作保健品进入超市或食品店。有些欧美地区,近年在自然疗法师那里从事水疗和脊骨疗,可以获得医保报销。


一家真正的西医药店以及西医的草药与粉末


西医不仅面临科学界批评,也经常遭遇“叛教者”挑战带来危机,近年自然医学界就出现一位对自己伤害极大的“叛徒”——布雷特·玛丽·赫姆斯。赫姆斯生长于加州,高中时代迷上自然医学,2006年从圣地亚哥州立大学毕业,拿到心理学学士学位。为了圆少年时代的梦想,她去巴斯特尔大学拿到了自然医学博士学位。


从事自然疗法工作期间,赫姆斯耳闻目染了业内各种忽悠病人的手段。比如她在一家自然疗法诊所工作时,因为她有联邦缉毒局授权的编号,诊所就让她开出很多受管制的药物给病人服用;为了诊断病人到底患什么病,还让她设法欺骗病人去做CT、核磁共振和血液检验。可是,西医自然疗法界不是声称他们绝不使用生物医学的手段和药物诊病治病吗?


赫姆斯最终不堪忍受道德折磨,决定离开这个行业,前往德国基尔大学攻读了生物医学的硕士和博士,从此致力于揭批自然医学,也批判其他另类医学,成为美国反另类医学最活跃的科普人士。她创建“自然医学日记”博客,四处开办讲座,揭露业内荒唐观点(劝人不吃药不手术不打疫苗不化疗)和忽悠把戏。她还举出“庸医害命”的案例:加拿大一个幼儿患上脑膜炎,父母被自然疗法师所蒙蔽,仅给孩子服用草锥菊药酒,最终因延误治疗导致死亡。


自然医学界有个奋斗目标,2025年争取在美国25个州获得执照,并且普遍参加医保体系,为此不惜下血本从事游说。赫姆斯发起请愿运动试图阻止对方的野心,她向社会呼吁,不能给予自然疗法师“医生”的名义,不应给他们颁发行医执照,否则会造成对社会的危害。


整个欧美西医学界把赫姆斯视为头号大敌,2017年因为她批评自然医学治疗癌症的观点和方法,一位自然疗法师在德国以诽谤罪将她告上法庭。赫姆斯与自然医学的恩怨只是西医与生物医学界多年矛盾的一个侧面。


总体来说,西医在西方世界仍然相当边缘化,倍受歧视,在以生物医学为基础的医疗教育和卫生体系里,西医各流派几无立足之地,由于到法律和卫生监管部门的严格束缚,更难以挣到大钱,这是他们愤恨不平之处。


相比之下,2017年中国的保健品产业的产值已达4000多亿人民币,其中大量产品是根据中医和西医的药方制成,中药产业2017年已有接近8000亿的产值。西医与其在西方为了生存权而奋斗,还不如把目光投向中国,这里有他们广阔的发展空间。实际上这些年来,一些精明的中国人把西医的很多理念和产品本地化,已经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段宇宏,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hezuo@huxiu.com

正在改变与想要改变世界的人,都在注册送白菜的论坛APP

读了这篇文章的人还读了...

回顶部
收藏
评论9
点赞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