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注册送白菜的论坛/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弱势群体”男模的生存困境:咸猪手、欺诈、低薪

“弱势群体”男模的生存困境:咸猪手、欺诈、低薪

编辑:Sebastian

图片:视觉中国

来自微信公众号:(ellemen_china)


做男模特不容易。


很少有像模特行业一样,男女在收入和工作处境上完全是倒置的。从娜奥米·坎贝尔、凯特·摩斯到维多利亚的秘密,走在T台上下的模特当中,人们普遍认为价值更高的是女性,而男模特反而成了这一行业里的“弱势群体”。



而很多男模的起点都是从一个城市开始的:纽约。


每年都有几千名十几岁到二十多岁的男生来到这座光鲜亮丽城市,他们通过各种途径,成为杂志及街边广告页面上的人物,但是在T台和闪光灯的背后,他们的生活和人前的光鲜亮丽完全没有关系,为了能够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他们的处境却无人所知。


男装秀场后台(Taylor Miller / BuzzFeed)


在成为模特之前,他们的职业再普通不过,装修工、水管工人、清洁员…..


23岁的卡梅隆是模特界的新人,在来到纽约之前,他已经和一家模特公司签约了,平时全世界各地飞,在各大秀场间穿梭。


但在成为一名模特前,他是美国佐治亚州一家农场的养牛工人,小时候成长的地方,可以算是当地的贫困区。


从小他和自己的母亲还有妹妹生活在一起,他们的父亲很早就离开了家,从来没有回来过。“现在回想起来,感觉自己很幸运不用在回到这里了”,他说。


高中毕业后,他认识的一个女朋友在做模特,通过她的介绍,他认识了纽约的模特经纪公司,开始了自己的模特生涯。


最大的挑战:谋生


纽约虽然集中了各种时装品牌、模特经纪人、时尚杂志,很多来到这里的模特新人都以为自己会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但很多人都不知道很多陷阱正在他们前方等待他们。


虽然这里是时尚的集中地,但也聚集了不少“黑通告”。只要你有个名字,你就可以做时装设计师;只要有台单反和一台电脑就可以做摄影师;只要是有一个空间,就可以做工作室。更致命的,则是各种参差不齐的经纪公司,很多都无法保障新人的基本权利。模特进去拍摄,摄影师一上来就让你脱衣服,给你拍照,其实经纪公司是故意不会告知模特,其实根本不需要脱衣服,当模特意识到之后,裸照就已经po上tumblr等社交网站,职业生涯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断送。



另外,很多来到这座城市的新人,以为自己前往世界各地的差旅费用都是可以报销的,但这些账单最终还是会落到模特本人头上。等他们工作结束,工作的报酬一大部分都得来冲抵这些费用。如果新人在第一个月内没有找到工作的话,他们就更付不起经常高达8000-20000美元的账单。


根据一项2013年由《福布斯》公布的数据,男模最高可以拿到高达150万美元的年收入,创下这一纪录的是美国的Sean O'Pry,而相比之下,曾经的超模吉赛尔·邦辰每年收入则能够拿到4200万美元,而从平均水准来看,女模特的普遍薪水要高出男模特148%。


Sean O'Pry


目前,全球排名前十的顶级女性超模年薪都是百万美元级别,但年薪能达百万的男性超模全球只有三位。一位知名女模走一场重量级秀的收入目前可以达到5万美元以上,但男模平均收入每场则为1300美元左右。


但即便是男模里的前辈们,生活也没有那么顺利。


19岁的男模马利克曾经为很多美国本土著名品牌拍摄广告,虽然年轻,但他已经积累了足够的经验,但他还是住在一个狭小的公寓房间里,是他和另一位模特朋友的起居室和卧室。好在他遇到很好的经纪人,她曾在他一入行时就告诉他:“你没有David Gandy的长相,你的黄金期可能只有几年而已,别乱花钱,尽量都存着。”


因为在男模当中,大多数人可能会因为像摇滚乐手或所谓“高级颜”而一时收到很多工作offer,但这一类长相的职业生涯可能只有几年而已,而那种在电视平面及网络平台上被大众接受更广的男性,则可以在几十年中依然有很多工作机会。


David Gandy


所以,当你在商场购物时,路过旁边大广告时,上面穿着价格上万衣服和单品的小哥,很有可能住在地下室,或者一个面积还没有一个车位大的房间里。



而卡梅隆则更惨一些,他住在一间经纪公司提供的公寓当中,只有一张床,而卫生间和厨房,都要和其他十几个模特共用。每天早晨7点,十多人要起床准备,可想而知卫生间有多么拥挤。



像卡梅隆或者马利克一样的模特,为了省钱,每天三餐很多时候都无法保证。卡梅隆说,可能吃个士力架或者水果就打发过去了,当他们走过时报广场广告牌下方时,看到那些自己曾经参加过面试的广告,而上面不是自己,心中的滋味都很难受。


卡梅隆曾经指着其中的一个广告,“我面试的时候认识他,现在看到他的照片,也许我们不会再联系了”,卡梅隆开玩笑说,“可能是因为嫉妒吧哈哈”


“大多时候,你一分钱也拿不到”


但当真正的机会到了卡梅隆头上,情况又是另一番变化。


他曾经参与过意大利一本重量级杂志的封面拍摄中,当时,他都不敢相信能接到这样重要的拍摄,还是封面拍摄,另外,掌镜的还是著名摄影师 Steven Meisel。


当他结束拍摄后,他以为自己未来的职业道路清晰可见,收入也会增加不少,但事实上,他一分钱也没有拿到,而这种事也经常发生。


在时尚杂志中,封面上的人物当然是最有号召力的,但真正能赚到钱的则是内页上的广告,比如很多男模都非常喜欢做香水广告,因为出镜费用相对较高,可以达到每天4万-15万美金,相比而来,上封面的广告效应最强,但给模特的费用一般是最低的,卡梅隆只当是给自己做了一次广告而聊以自慰。



如果有幸能够拿到报酬,那报酬可能就是品牌提供的衣服罢了。


对这些男模特来讲,和他们竞争的不仅仅有同行,还有男明星和艺人,对于男模来讲,能够得到工作机会更是难上加难,他说自己还要还母亲在家的房贷,同时还要维持自己在纽约的生活。


去年维密秀上奚梦瑶的一摔,险些摔出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大危机,但最终也大致被化解,和女生相比,身强力壮,又不用穿“恨天高”的男生们摔在T台上的情况很少见,但出现一次,问题就很严重了。



尤其是那些刚刚露面的模特,摔跤脸面尽失,伴随而来的就是职业生涯的终结,摔倒一次后几乎就没有再“起死回生”的余地,经纪公司和品牌都很少再给这样的模特工作机会。


性侵事件同样会发生


男模被性骚扰的事件也是很多模特在这一行很容易碰到的现象。MeToo运动的发生不仅影响到了时尚产业中的女性,也鼓励了一批男模特走向前台,站到了前台。


很多男性遇到类似事件,因为社会定义的男性气质而忍气吞声,最终留下心理阴影。


就在年初,《纽约时报》就报道分别有将近20多名模特分别指控时尚摄影师布鲁斯·韦伯和马里奥·特斯迪诺对他们进行了性侵行为。很多模特都讲述了一个相似的情形:摄影师和他们在一个极其私人的场合,模特被要求脱掉衣服,并和摄影师一起参加一种“呼吸练习”。



摄影师马里奥·特斯迪诺在一次杂志拍摄的最后,让所有人离开,只留摄影师和模特两人,“他关门还上了锁,并爬到我身上说:‘我是女孩,你是男孩’”,一位模特这样形容当时场景,他努力挣脱后让他最好离开,“我把毛巾扔给他,穿上衣服很快离开了现场。”


一位叫罗宾·辛克莱尔的模特说:“他将手指放到我嘴里,然后用手揉搓我下半身,我们没有性行为,但发生了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抚摸和猥亵行为。”


有一家模特专门网站进行的调查显示,模特行业中的性骚扰和性侵行为相当普遍。据一些媒体报道,很多模特的经纪人也在背后给模特“挖坑”,扮演了共谋者的角色。比如你要和马里奥·特斯迪诺合作,你就需要到他所在的酒店拍摄,但这些事情经纪人对可能发生的事情都不事先透露,他们觉得这些事情是“必要的”,而且会推动你的“事业发展”。


 

他们最终也选择了逃离大城市


上文中的卡梅隆在纽约不到一年,就因为收入太不稳定,而搬回了老家,在纽约前,他希望能够帮忙还完母亲的房贷,但现实告诉他,他没有办法完成这件事,只能回家。


目前,他正在家等待一些时装周和经纪公司的面试回复,如果一直在纽约,他得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在房租和交通上,回家等则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这样的情况,不仅仅是卡梅隆一个人,也是男模行业中的普遍现象。他们和我们一样,在了解和进入这一行之前,以为这一行充满了金钱和名气,人们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但事实上,大多数人都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立场
本文由 ELLEMEN睿士? 授权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 发表,并经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article/275636.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App 猛嗅创新!
+1
28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