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注册送白菜的论坛/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北漂台湾年轻人的“魔幻”北京

北漂台湾年轻人的“魔幻”北京

这些台湾年轻人,希望北漂的经历能够不负此生,也希望自己和这座城市互不辜负。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王雅群,影像:吴家翔、车怡岑,编辑:王波。


北京充满魔力。至少在北漂的台湾年轻人眼中,它是如此。


他们怀揣好奇心和赌一把的决心,到了“不接受改变就要接受被淘汰”的北京。这个城市快速都市化,孕育着层出不穷的机会,滋养了各个阶层满是“求生欲”的群体,当然也包括他们。“总有一天,别人一定也会漂来的。”31岁的Stanley语气很坚定。他已在北京六年,自称“老北漂”。如今,这个带着一点加州美腔的台湾人,是连锁港式面店“七爷”的老板,合伙人之一是香港艺人陈小春。


2018年夏天,北漂台湾青年郑博宇演讲时说,“最苦的时候,我甚至想过就算在天桥上贴膜,也要留在大陆发展。”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在两岸都引发极大关注。据最新公开的信息,漂在北京的台湾人达两万多。当然,他们并没活跃在天桥上,而是在中关村、国贸、三里屯等商业或科技气氛活跃的区域。他们身上的“北漂”标签,一度在台湾是不被看好的选择,但短短几年时间,漂向北方似乎变得难以拒绝。


魔幻


Stanley北漂的故事


打破Stanley对北京的成见,只用了一张机票。


2012年9月之前,他一直觉得北京是一个很拘谨、管制很严的城市,随地吐痰就会被抓去管教。买了往返机票只身前往工体面试夜店总经理职位时,他提醒自己,什么都要小心。


然而,在三里屯那片,他发现了自己的肤浅。眼前极大的商机和消费能力,令25岁的Stanley“印象很深刻”。他随即留在那家店,那张返程机票在3个月后探亲时才派上用场。眼前的一切,让在欧美念过本科和硕士的年轻人大开眼界,消费水平高得令他吃惊,“台北一个月的业绩也不过就是北京夜店两天的业绩罢了。”


的确,这里是北京,是2000多万人口背后靠着14亿人巨大市场的北京。这里在互联网创业者吴明光眼里,跟同样有2000多万人的台湾似乎完全不同。充分感受到台湾市场太过细分,并且整体体量不够大,很容易就碰到隐性天花板,台北人吴明光一度痛苦、怀疑,甚而迷惘。


一次因缘际会,他到北京参观访问,发现这是一个跟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世界。2015年底,他和其他3位台湾“8年级生”下了所有赌注来到北京,“想都没想”。好几个月,四个人一天伙食费仅80元,但推出的产品“人生成绩单”,一炮打响,全网曝光量达4亿次。亲身体验过数量级上的变化后,他坚信,在北京做电商怎么都会比在台湾更有愿景和前瞻性。“当时是真的碰到了一个历史时刻”,他感到历史巨轮在滚动,自己经常被拱着前进,全身起鸡皮疙瘩。


吴明光在北京中关村的创业公司


这,或许正是这个城市的魔性所在。台湾女孩陈家琪同样流连于如此庞大的市场机会。“在台湾,没有人会认为静宜大学毕业的学生能够进入世界500强的公司。”但2017年到北京后,她做到了,因为努力,仅仅不到一年的努力。


如果把时间周期拉长,这种“魔幻感”投射在Joe的世界,则是他亲身经历了“荒芜之地”北京如何一点点崛起。千禧年初,Joe从台北到北京读小学二年级,北京尚未申奥成功,“讲得难听一点就是鸟不拉屎”,公交车上没人,出租车没几台,夏利车每公里一块二,富康、捷达每公里一块六,更便宜的面包车出租车,还没有彻底退出市场。那个被反复讲述和期待的2008年,真正成了北京的转捩点。Joe眼见着大楼大厦起来了,地铁变复杂了,灿烂的夜生活也成了市民生活的必备娱乐。


正是夜生活的丰富,给了Stanley立足机会。他的薪水由在台北的35000台币涨到25000人民币。然而日夜颠倒的夜店工作,很容易令人疲累。一年多后,他辞职南下,另寻出路。身无分文时,他选择回到北京,回到三里屯,魔幻的故事得以继续。


Stanley在自己的餐馆中


2015年3月,Stanley在三里屯不起眼的小街上,开了第一家港式清汤腩面店“七爷”,三十平米左右,三张桌子,一个吧台,偏僻、狭窄、太不起眼。但从一开始靠朋友捧场到订座电话被打爆,只用了两周时间。那天中午,两个人进店,其中一人口罩、墨镜和帽子全副武装。生意一直冷淡,Stanley习惯和每个客人坐下来聊“怎么知道这家店的”。对方回应“朋友介绍的”,吃面时墨镜也没拿下来。“来吃面这样子是不是太夸张了?”他想。顾客走后,收银小妹告诉老板,刚那个人好像是李易峰。Stanley不知道李易峰是谁,两小时后店里突然接不停的电话,告诉了他答案。


“刚刚李易峰吃的是什么东西?”“他坐的位置有没有人?”问得最多的是,“刚刚李易峰用完的筷子、碗、汤匙可不可以不洗,可不可以留着?”收银小妹刷微博一看,有客人发了当红小生李易峰在店里吃饭的照片。


Stanley在台湾曾经历过的粉丝消费,在北京街头更加狂热地重演。第二天,店里开始有人排队,并且“排得很好笑”——三张桌,两桌没人,他们非常有秩序地排在另一桌。一过来就坐在李易峰坐过的位置,拍照,点完“李易峰套餐”吃完,下一批粉丝进来,重复前一批人的动作。


动静闹大后,陈小春是饭店股东的消息也被报道了出去,不停排大长龙成了常态。他们很快在附近开了第二家店。店面依旧太小,而且环境不好,排队得挨着垃圾,经常两三个小时才能排上,却毫不影响顾客兴致。Stanley不得不请三轮车帮忙在两家店之间接送客人。夏天时,他们除了给客人送水还会买冰棍,偶尔还唱唱歌,娱乐一下大家。


粉丝经济带来的甜头,让一切都看上去忙乱而美好,但受影响的邻居绝非如此。两家店都收到很多投诉,甚至有忍无可忍的居民选择报警。“警察、城管各个部门都过来了。”Stanley才发现自己的店其实不合法,都没有营业执照等证件。“我以前不懂,以为就是租个地方,弄成餐饮的样子就可以做餐厅。”


先是交恶,后是缴罚款,数额不小,最后是关店,两家都关。像美丽的肥皂泡被吹到足够大时,一针刺破。北漂Stanley在三里屯五光十色的生活,就此曲终。不过“七爷”的招牌却越做越大,短短三年内,陆续在北京开了11间店面。东二环租的办事处里,已能容纳20多人办公。


“现在当老板薪水有七八万吧!”Stanley的着装也告别了夜店风格,Levis上衣搭配着Apple手表。在已经满座的店里,他招呼着几位从上海来“朝圣”的台湾人。


“一开始是因为受钱吸引,之后留下来是因为机会。”Stanley说。


求生欲


毫无疑问,这些机会就像城市里那些能透进阳光雨露的缝隙,那些辗转而来的种子,会不畏险阻地迸发出强悍的生命力。这种野蛮生长或稍纵即逝,“在北京长大的台湾人”Joe已经习以为常。他想念糖葫芦,想念曾经的后海,“那时候无法想象北京会变成现在这么繁荣”。他像其他北京孩子一样踢足球、上奥数、练跆拳道、拉小提琴,早已熟悉并接纳这里的直白和极快的步伐。


几乎每年,他都会回台湾看看,一直感觉有点封闭,不像北京反而越来越追求新事物。“对我来说,快就是好,因为我们需要跟着时代走,而北京的生活就是快。”他身上的矛盾性也显而易见,他认为现在的后海基本就像日本的歌舞伎町、红灯区,很杂乱,失去了很多本该保留的北京特色。反倒是他身上,留下了不少北京的烙印。他个子不高,穿得一本正经,笑起来有某些北京本地人身上挂着的那种吊儿郎当,散发出一种热情劲儿,那也是他当年从当地人那里感受到的。见面时,他随意把LV钱包掷在桌上,然后来一个哥们儿式的拥抱。


北京这些年给他最重要的一课,就是不能够止步不前。“我的脑子一定要跟得上这个时代的变化,落后这件事对我来说很可怕。”


去拉斯维加斯参加了世界最大的改装车车展后,他感觉自己所在的公司已经有点走下坡路。崇尚跟进时代潮流的年轻人,很快决定:我要离开。3月22日,24岁后的第一个月,他递上辞呈时,问老板:“为什么这家公司留不住大家?”然后很直白地给出了答案:除了工资以外,我看不到其他的好处。


他喜欢方便易上手的微信,喜欢一个手机走天下的生活化革命。喜欢“在北京,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感觉。在北京生活十多年后,Joe顺理成章地选择了留下。


一路摸索一路向前,也是创业带给Stanley最快乐最好玩的东西。有时候,他会怀念为最初两家小店奔波的日子,尽管很忙,日子还真不坏。“拼”,是他最喜欢用来形容北京的词。他看到的每个人都很拼,尤其是自己的员工,都来自外地农村,工资就这么一点,可工作真的很拼,拼着过年回家能够多带点钱。“光这一点,我在台湾应该很少能看到。”他常提醒那些选择来北京的台湾人,“你一定要很拼才能够生活”。



Stanley在新源里菜市场买菜,他说最喜欢北京的,是可以不用到很多地方去,这里很方便,这里已是世界的中心。


强烈的“求生欲”,也写在27岁的陈家琪脸上。在脚步很快的北京城里,这个笑起来有酒窝而且充满朝气的彰化姑娘,有不安,也有对自己的期待。她和三对情侣合租,在回龙观一个“真的就是用来睡觉的地方”,房租占工资五分之一,上班骑电动车需要40分钟。


北漂前,她在桃园的药店当销售,每个月销量都往上走,但她觉得能够做得更多更好,“想成为更强大的业务员”。北漂后,那个在台湾过得很开心很轻松、上班穿着舒服的平底鞋的姑娘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在北京不停地往前奔跑的女销售,支撑她的是磨破了双脚许多次的黑色高跟鞋。


过去,她常常感觉自我成长非常缓慢,现在,她更多考虑的是怎样把事情在八小时内处理完。有压力,也很挣扎,每天都很辛苦,很累,她会哭,但哭过之后,还是会把事情做完。“北京是一个充满梦想和拼命三郎的城市。”她说自己很清楚这一点,“快满一年了,走路变得很快,比起以前更加看重时间。工作的态度也完全变了。”


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变得成熟了的,还有24岁的Alex。“一定是在北京工作的关系。”这个台北的台美混血儿说。他做北漂,因为好奇,也因为家人支持。他在中关村找到月薪25000元的工作,每月花3000元租房。金发棕眼的Alex工作两年后,7月刚辞职。“我们现在坐的这个地方,两年前根本不存在。”他刚来北京时,出行只有滴滴和地铁,已经觉得不错了,没想到还会有摩拜和小黄车出来。他在北京的生活,就是不断见证一个城市飞快的变化。这种变化时常令Alex对自己的未来有些迷茫,而看看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有非常清晰的梦想。尤其在中关村,他感觉到处是筑梦追梦的创业家,并且敢想敢干。


比如他的台北同乡吴明光。2016年项目刚启动时,赶上直播风口。吴明光做了大量各式各样的直播。为了项目生存,他甚至牺牲色相,面对手机袒胸露背。“你真的很难想象,现在穿着西装、看起来还蛮青涩的年轻人,在直播镜头前,观众说主播你会跳舞吗?唱首歌吧。那脱吧,脱吧,还真的脱了,当时觉得蛮好玩的,后来想想,天哪,怎么这么荒谬。”


来自台北的吴明光北漂创业,现已招揽千万用户。


但这就是北京,给求生欲极强的他“翻起了一张命运牌”,进入一个加速的状态,有可能加完速之后掉到悬崖下,也有可能一不小心就飞起来。“这个城市给你一个聚焦的机会,就像一个放大镜,把太阳的光全部集中在这个点,它可能炙热,但是它具有力量。”吴明光理了理有些飘逸的发梢,说这一段日子“过得挺开心”。


回不回台湾


那个说“宁可在天桥上贴膜,也要留在大陆发展”的郑博宇,是吴明光曾经的合作伙伴。观点一出,吴明光感觉身边“正面的反馈多于负面”,毕竟,“来北京工作已经从极少数人的选择,渐渐变成了多数人可能会考虑的一个选项。”


Joe最近要回台北面试。“若上海或北京有好的机会,我一定不会选择回台湾的。”他说自己既择业也择城。


“北京是一个实现你个人价值的地方。”在布拉格和比利时待过几年的Stanley,很难真正喜欢过北京的生活。和大多数人一样,他尤其不喜欢这里拥堵的交通和很影响人生活的空气。“如果能实现财富自由,我绝对不会选择留在北京。”但目前,他很清楚,自己还必须留在这里。不同地方的人都来这里,想要求生存,想要创业,想要拼工作。这里“很正向的氛围”,比较能鞭策他,不再像在台北那样安逸。若能重选一次,他还坚定选择来北京创业,因为这是一座让人不能够懒散下来的城市。


当然,这里也有他们不习惯之处。哪里都有人抽烟或是很大声说话,说话方式比较鲁莽、直截了当,不像他们从小被教育都要很客气的那种。还有不少人躺在地铁上睡觉,遍布的物美等超市也不像台湾那样精致。


这些都不是大问题,吴明光和陈家琪最难接受的,是经常看到有人随地吐痰,甚至有人会在地铁上咳痰,随口吐在地上。“生活卫生和功德心”是吴明光最看重的,也是他觉得最缺乏的。他发现即便住的地方是非常高级的豪宅,小区也像废墟和鬼屋,路灯和电梯的灯常坏,一闪一闪,玻璃经常是破的,垃圾可以丢在门口路口,只要不丢在自家门口就好。没人去管公共空间的事情,因为那跟我家无关。“自扫门前雪的极致表现,我比较不能接受。”他说。


陈家琪更伤感的是,在这里没有归属感。她去五环看房,发现真的好贵。“我很迷茫,但是也想要得到为一个目标努力的冲劲。”她对自己的未来画有蓝图,想在北京拥有一席之地,之后还能够把家人接过来。


她不停奔跑是希望能够看到“机会”,这也是吴明光用来形容北京的关键词。就像他那位“宁愿贴膜”的朋友,他们知道这些机会,“可以让你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但代价也相对非常大。你可能会付出大量的时间跟大量的金钱去做一件你发现原来你不适合的事。”


他认为北京物价比台湾贵两到三倍左右,房租大概在三倍到四倍左右,“我们在这个都市里活得很不像一个人。”


即便如此,对于想要成就事业的人,他还是绝对会建议对方来北京。如果是安于现状的人,吴明光会建议去上海,“上海真的是非常适合住人的城市,特别是台湾人。”


“上海人比较看重钱,北京人更看重梦想。北京人会看到一个人银行存款以上的东西。”Alex总结说。尽管他懊恼而无奈的是,身边很多人都很喜欢评论台湾,多半是肤浅的和负面的。他即将离开北京去巴黎读研,对王力宏和黄明志合唱的《飘向北方》,他很有共鸣。“这是很孤独的一首歌。虽然还是会漂一段时间,但我相信自己一定会回北京的。”他深深相信北京这个城市载满了梦想。


过年回家时,一直都和吴明光有隔阂的父亲突然跟儿子说,“感觉小孩子还是要让他出去走一走,闯一闯”。父亲从北漂儿子身上,感觉出很多变化。儿子则认为身上的变化,来自“这片讲究高效率的环境和商业氛围”。


过去觉得自己很强的年轻人吴明光,感受到的最大冲击来自视野和思维。在北京的环境里,他学会了倾听别人的需求和保持谦卑的心态。在很多场合,他都能碰到各方面碾压自己的人,“学历比你好,比你努力,做的项目又比你有前景”。跟他们聊天时,他发现越是这样的人,思维和状态越谦卑。


“真正富贵的人,在群体当中是最安静的那一个,特别不爱讲话,甚至有一点羞涩。真正能够掌握资源的人,不会是那些登台高呼呐喊着展现自己状态的人,而是那些真正能够倾听身边朋友的人。”


来自台湾乡下的若雨,也在北京大开眼界。她总想往大城市跑,最终到了大家口中的“大北京”。她很珍惜在这里的科技公司工作的机会,对工作环境赞誉有加。公司旁边十字路口的百货公司,平时停着很多进口跑车,周末则会有驴马车来叫卖蔬菜水果,衣着光鲜的车主和叫卖的农民形成强烈对比。“这个十字路口真的就是我对北京的印象,复杂的城市包容着各式各样的人。”在人生地不熟的北京,若雨已经学会如何跟黑车司机打交道。


来自台湾的女孩王晓婷在北京


这是一个充满彷徨和希望的城市,每个人似乎都自顾不暇,没有台湾的人情味,但是这里有各自怀抱梦想的人们来来往往,有挫败中的挣扎和成长。


““台湾人的北漂生活真的不容易。”Stanley感慨。吴明光则对一句话印象很深刻——“缘分这件事情,能够不要负了彼此就好了。”他们这些台湾年轻人,既希望北漂的经历能够不负此生,也希望自己和这座城市互不辜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作者:王雅群,影像:吴家翔 车怡岑,编辑:王波。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立场
本文由 谷雨实验室? 授权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 发表,并经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注册送白菜的论坛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article/274920.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注册送白菜的论坛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App 猛嗅创新!
+1
18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