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注册送白菜的论坛/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害怕友谊翻船?低能量社交时代,我們都成了小心翼翼的“舔狗”

害怕友谊翻船?低能量社交时代,我們都成了小心翼翼的“舔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人世飘萍,身不由己乃是常事。


在现实中跌跌撞撞的人们,既没有“致贱人”的闲情,也没有“致low逼”的底气,唯有竭尽全力,在错综复杂的社交关系中如履薄冰地生活。


快意恩仇的潇洒,是精神上的奢侈。许多“无法成为野兽”的深海晶们,在上司和客户面前是逆来顺受的社畜,在同事和恋人面前是忍气吞声的舔狗。强撑起打落牙齿和血吞的甜美笑脸,被明眼人瞧见,也只有一声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叹息。



虽然都是成年人了,但内心的焦虑和恐惧却随着年龄的增长不降反升。害怕被快速迭代的社会抛下,担心被心猿意马的伴侣放弃。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但在所爱的人和事面前,谁都免不了委曲求全。本期就跟大家一起聊一聊,当我们谈论“舔狗”时,究竟在谈什么?


被嫌弃的舔狗的一生?


“舔狗”是互联网“犬系”黑话中的当红炸子鸡,继“单身狗”、“累成狗”、“狗粮”之后迅速C位出道。


在热心网友的群策群力下,“舔狗”火速拥有了专属的百科、贴吧、超话、Tag、树洞、Bot等民间互(tu)(cao)阵地——毕竟幸福的恋情都是相似的,而“舔狗”则各有各的不幸。



从定义来看,“舔狗”被人们视为自讨苦吃的闹剧、获取同情的标签、劝谏来者的警示、偶尔还会被当作喜闻乐见的谈资。


虽然负面意味如此明显,但口嫌体正直的网友们却依然对“舔狗”爱得深沉。


或许又到了分手的季节?最近互联网上关于舔狗的帖子真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不管是混迹豆瓣的文艺青年,常驻虎扑的直男JR,贴吧灌水的网瘾少年,还是脑洞清奇的B站up……“舔狗”的身影无处不在。



虚拟互联网空间天然为用户提供了最好的社交面具,失恋后倾诉欲爆棚的网友们向来也不惮以最诚恳的态度自揭伤口。


有真情实感讲述恋爱故事向网友寻求情感建议的:


豆瓣网友写作《一条舔狗的自我修养》


有自我怀疑,寻找同是天涯沦落人的:


懂球帝感情圈用户贴


还有痛定思痛,分享经验教训的:


虎扑步行街用户贴


大V@卑贱舔狗,靠着舔狗投稿,坐拥45w+粉丝,超话#人工智能舔狗#的阅读量高达9500w+:



阳光底下无新事。“舔狗”这个词究竟诞生于何时,目前尚无定论;但生活中如是的卑微姿态却是旧的。这种感受张爱玲早在给胡兰成的情书里写过了:


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所有人际交往,本质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迷思。


“舔”的一方,真正害怕的不是被嫌弃,而是被辜负,往往有意或无意地沉湎于自欺的幻想,抱持着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温柔和倔强,小心翼翼地维系着双方的感情。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十足的钝感和定力,逆袭成励志偶像阿甘;也不是每个人都背负着讨好型人格,沦落到松子那样心酸的下场。



大多数自黑为“舔狗”的年轻人,都好像童年记忆中那只沙雕属性的大猫Tom,可以为恋人倾其所有,也会在扎心的现实面前放她自由。然后默默在废弃无人的铁轨上,独自蹲一会。吹吹晚上的凉风,掉几滴滚烫的热泪,然后继续在追赶Jerry的生活中找到新的意义。



浅层社交的正确打开方式?


前几天,一份《设计公司舔狗话术指南》成为了网友们新的欢乐源泉,节录如下:


1)哈哈哈哈,您这个想法真有创意。


(注:若是打字沟通,“哈哈哈”的字数不得少于3个字,以免显得敷衍)


2)天呢,logo这么大是您要求的吗?这真是清晰醒目呢!


(注:!千万别写成?)


3)跟您聊设计真愉快,您特别能理解人/您说的这些让我长见识了/我看到了一个企业家的坚韧/我感受到世界的多样性。


面对这份黑色幽默的话术清单,恐怕很少有上班族能发自内心地嗤之以鼻,多半是自嘲式地会心一笑。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这年头没点自黑卖萌、商业互吹的本事都不好意思行走江湖。


罗曼史劝谏世人“最要紧是姿态好看”,但现实生活早就教会“社畜”青年,“最要紧是讨人喜欢”。不管是同事、客户、领导还是司机、前台、快递,平凡人生如蝼蚁,所有人都惹不起。很多时候,“舔狗”不是“可选项”,而是“必选项”。



因此“舔狗”行为不能一概而论,其本身也有一定的实用价值,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 盲式“舔狗”(狭义舔狗)——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很容易因过度付出,遭遇陪了夫人又折兵的滑铁卢,多发于暗恋、单恋、自作多情等场景;


  • 策略式“舔狗”(广义舔狗)——化解社交尴尬,实现良性互动,作为一种低姿态低能量的社交方式,中性,多发于社恐患者、非熟人社交等场景。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线上社交对“舔狗”的偏爱越发明显。


一方面,无限“扩列”的结果导致人们已经进入到“非熟人社交”的时代,社恐患者的心理阴影面积呈指数级增长,“舔狗”的精髓就在于主动承担“带节奏”的光荣使命,挽救无话可说又不得不说的尴尬时刻。


另一方面,正如《社交正能量焦虑图鉴:让肥宅肝颤的满满元气,只是产品/运营博弈下的副产品》一文所说,被社交正能量围追堵截的网民们,早已不堪忍受“伟光正”“高大全”的折磨:


努力幸福的他人和颓废平庸的自己,我们面临的是逃无可逃的焦虑顽疾。


数据出自艾瑞咨询《2017年中国移动社交用户洞察报告》


其实,正能量鸡汤早被抛弃两百多年了。


自从19世纪末,尼采喊出“上帝已死”的口号,祛魅的进程就从未间断,各种后现代思潮的蓬勃发展,一步步加深了人们对自我矫饰和精致人设的反感,越是“端着”,越容易幻灭。现代网民已经对洗脑的机场成功学免疫了。在这种社交景观下,“舔狗”的本质不在于“舔”,而在于放低姿态,卸下伪装,不管是卖萌也好、自黑也罢,总之要将话语权让渡给交流的对方,以免任何挫败感的滋生。


中国特色网络社交Style


不管是现在的“舔狗”,还是早前的“屌丝”、“肥宅”、“头秃”、“空巢青年”、“失婚少女”、“隐形贫困人口”……不难发现,“自嘲”是贯穿中国网民表达模式的主线之一。


嬉笑怒骂中,所有“人艰不拆”的心酸似乎都被四两拨千斤地化解了。殊不知,在“舔狗”式自嘲的面具下,有多少笑中带泪的真心话一闪而过。


这些在现实生活中,被教育“枪打出头鸟”、“闷声发大财”、“吃亏是福”、“小不忍则乱大谋”的中国年轻人们,春风化雨地将这种文化基因,带入到互联网的社交生态中。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沉默的大多数,终究只能这样举重若轻地生活。



事实上,互联网虚拟社区正在逐渐成为一个伪概念。


2017年,中国社科院和腾讯联合发布的《生活在此处——社交网络与赋能研究报告》指出:


随着社交网络的兴起,不仅对互联网的理解越来越侧重其社会性,虚拟社区的这种二元假设也越来越受到挑战。事实上,现实社会的关系并没有萎缩为虚拟社会关系,现实社区也并没有被虚拟社区所取代。勿宁说,虚拟社区或许变得越来越像现实社区。


可见,现实中没有理想国,网络里也没有乌托邦。



行文至此,就闲笔聊聊中国的社交传统。诚如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所说,“差序格局”是中国人待人接物的核心理念:


在以自己作中心的社会关系网络中,最主要的自然是“克己复礼”,“壹是皆以修身为本。”——这是差序格局中道德体系的出发点。


这一特征表现在互联网社交中,便是“舔狗”式退避、讨好的沟通模式。这种现象,尤其多见于“非熟人社交”中,不管是家长对老师追捧讨好,还是女婿对岳父百般附和,抑或是逢场作戏时的商业互吹……其实“舔狗”无所谓好坏,只是中国人骨子里自带的直觉。



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舔狗”也好,“屌丝”也罢,这些所谓的“自黑”词汇,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古人们热衷的“自谦”——“鄙人”、“拙作”、“荆妇”……某种意义上,低能量社交是植根于中国上下五年文化图谱中“以和为贵”价值观的变种。


从古至今,中国人都逃脱不开“面子”的折磨。即便互联网为人们开辟了新的社交空间,亲疏有别的关系结构仍然存在。如何才能得体地“给别人面子”?如何才能巧妙地“不折了自己的面子”?不管是为了爱情自我隐忍,还是为了达成某种社交目的巧言令色,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之际,“舔狗”不失为一个性价比很高的选择。


没有体会过“舔狗”滋味的人是幸运的,在低能量社交中委曲求全的人是善良的。不管“舔狗”与否,送一句王小波的话给大家:


总而言之,人生在世,常常会落到一些“说法”之中。有些说法是不正确的,落到你的头上,你又拿它当了真,时过境迁之后,应该怎样看待自己,就是个严肃的问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立场
本文由 全媒派? 授权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 发表,并经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编辑。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注册送白菜的论坛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并请附上出处(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article/270687.html
未按照规范转载者,注册送白菜的论坛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App 猛嗅创新!
+1
15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