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注册送白菜的论坛/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 感谢赞赏!给好友秀一下吧

    内容棒,扫码分享给好友

  • 评论
  • 收藏
  • 点赞
    点赞

直播的黎明静悄悄

直播的黎明静悄悄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注:经历了2017年的“融资寒冬”、进行过一轮洗牌的直播行业,在新一年到来之际也迎来了市场的新一轮考验,移动直播的风还能吹多久?从秀场直播模式,到对泛娱乐内容的尝试,再到已经火热一段时间的直播竞答模式,直播平台到底还有多少商业模式可以探索?


最后一个进入直播战场的梦想直播创始人吴云松认为,直播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的流量变现的模式。直播行业投资人也表示“投身大平台”会是直播行业的另一条出路,2018直播迎来的第一拨行情会是并购和上市。


 转自公众号“AI财经社(ID:aicjnews)”,文:刘丹如,编辑:王晓玲。


过去一年,梦想直播的创始人吴云松感觉自己身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变得越来越务实了。”

 

这位梦想直播的创始人已经很久没有接受过媒体的采访。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他常常很早来到办公室,直到深夜才离开,中间除了会客几乎很少出去交际,这与一年前梦想直播刚刚上线,人们印象中吴云松高调的形象截然不同。

 

变化通常都不会主动发生,2017年梦想直播经历过不少九死一生的时刻,几度险些被App Store下架、没有新一轮融资、内部员工贪污……吴云松说:“不管是外部还是内部,你能想到直播公司会遇到的坑,我们几乎都经历了一遍,但还好我们已经挺过来了。”

 

能像梦想直播这样挺过来的直播平台只是少数。2017年,绝大多数的直播平台都倒在了风口骤停的融资寒冬里。年初估值5亿的光圈直播在烧完钱后的轰然倒闭就像一声号角,紧随其后传出了YY旗下ME直播宣布停止运营,六间房被收购等消息,这些中型直播平台陨落尚且还能发出声音,更多的小平台出现在网信办违法违规清查名单之后,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应用市场。

 

大平台们也不轻松,曾经的独角兽映客和上市公司宣亚国际重组计划在去年(2017)12月宣告失败,而它的上一轮融资与现在也时隔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靠着直播成功转型的陌陌尽管营收表现良好,但新增用户数和直播业务增长已经明显进入了瓶颈期。这并不是少数几个大平台遇到的问题,根据猎豹2017年度APP报告,目前直播平台们的周活跃渗透数据,最高的YY也只能达到百分之一左右。

 

尽管在直播风口刚刚兴起的时候,不看好的声音就此起彼伏,但移动直播风口衰落的速度,还是比人们想象的更为迅速,创业者们面临的竞争环境也更加残酷。

 

最后一个战士

 

“梦想直播应该是最后一个进入直播战场的战士。”吴云松告诉AI财经社,梦想直播2016年9月成立时已经是直播风口后期,也是2016年最后一个传出融资消息的直播平台。

 

而在此之前已经有超过200家的直播平台上线,累积融资接近两百亿。

 

进入这个行业时,吴云松充满信心,因为跟大多数同行相比,他并不算是白手起家。在创立梦想直播之前,他曾经担任过一线直播平台花椒直播的CEO,更早之前他还是游戏行业的投资人,在影视行业人脉与资源十分丰富。梦想直播上线不久,吴云松就宣布获得了“中国互联网史上融资最快最大的一笔。”

 

但也是从这一时期开始,直播公司就进入融资困难的阶段。在移动直播的后半场,秀场直播模式失去了新鲜感,天花板也逐渐暴露出来。为改变这一状况,直播平台纷纷开始探索其他模式。

 

映客打出了“直播+”的口号,试图打造自己的媒体属性,通过增加广告收入来打破秀场的局限性。花椒、来疯、熊猫等平台都纷纷试水了直播综艺的模式,来疯一度宣称要投入20亿制作50档直播综艺,但这些尝试在如今看来也并不成功。

 

吴云松也想开辟一种新模式,他当时认为影视和直播结合必然会有新的机会诞生。比如把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的拍摄过程和幕后制作花絮以直播的形式让粉丝参与进来,一方面产生了有吸引力的直播内容,另一方面也为这些IP积累了早期的人气。除此之外,吴云松还提出了“三屏互动”的概念,试图打通“电视屏幕、电脑屏幕与手机屏幕”之间的内容互动。


一名女主播正在进行直播。@视觉中国

 

因为吴云松背后的资源和在直播行业里创新的想法,梦想直播创立不久在行业内就闯出了名声。2017年年初,包括一直播、唱吧、小米直播、花椒直播等直播平台成立直播联盟,吴云松担任联盟主席。吴云松位于三里屯中心地段的办公室茶香不断,各路资本大佬、行业精英和明星都是常客。

 

对于这一时期梦想的发展,吴云松告诉AI财经社说:“当你处于大潮当中的时候,你需要加快前进的步伐,尤其直播是一个资本消耗很重的东西,那段时间对我们而言属于造声势、抢用户的阶段。”这段时间的收获是,梦想直播在后入场的情况下,仍旧很快便冲上了App Store的前30。但这种势头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过完年之后,我就发现这种打法不对了。”吴云松说。

 

死亡潮袭来

 

2017年3月,估值5亿的直播平台光圈直播因为融资烧光,支不抵出轰然倒闭,引发行业震动。光圈创始人张轶在欠下三百万员工薪资后,只留下一句“创业维艰,一言难尽”便彻底消失。


在倒闭之前,张轶也曾试图突破秀场直播的桎梏,他在各大行业峰会和媒体采访中表达了“美女撑不起直播行业的发展,泛娱乐内容才是第一位”的观点,在公司账上还有资金时,张轶曾经利用自己清华博士的人脉召集知名影视制作人参与到光圈直播PGC内容的打造中。

 

吴云松也曾经寄希望于通过打造泛娱乐内容在直播行业的竞争中脱颖而出。2016年12月,梦想直播和掌阅达成合作,双方计划在2017年进行100部IP的合作,这些IP的改编开发过程放到梦想直播平台上。吴云松当时对媒体表示,他希望2017年梦想直播能够完成千部网剧、五百部电影和上百档综艺节目的打造。

 

2017年5月,梦想直播还在法国戛纳电影节开幕前夜举办了一场宣布大规模进军海外市场的战略发布会。发布会上吴云松再次说梦想直播想要打通“直播+影视”的发展路径,深耕泛娱乐内容。

 

事实上,发力内容是直播后半场几乎所有平台都在尝试的方向。熊猫直播2016年7月就推出了第一档大型直播综艺《hello,女神》,此后斗鱼联手米未、万合天宜等内容公司做出了《饭局狼人杀》《女拳主义》等主打互动的直播节目,背靠阿里的来疯直播更是直接投入20亿要在三年内制作50档直播综艺。

 

作为一个流量消耗型的产品,直播产品本身并没有生产流量的能力,且用户留存状况极差。大多数直播平台都需要不断投放渠道来获取新增流量。百播大战期间,平台在流量、主播上的投入成本一路飙升。如果不依靠融资输血,很多直播平台都将入不敷出。

 

直播行业内的创业者们都很清楚秀场直播的局限,希望用PGC内容实现导流,并且增加广告收入。

 

但这个行业并没有留下那么长的探索时间。自2016年9月以来,国内已出台了至少3个以上关于网络直播的监管政策。


据易观调查分析数据显示,2016年9月监管政策的实施,直接导致该月娱乐直播市场活跃用户规模下跌近14%,在直播监管加紧的高压下,一年时间里,有数百个直播平台因为违规内容被查处,斗鱼、虎牙直播、YY、熊猫TV等主流平台几乎都被清查处理了一遍。但受损最为严重的还是数百家小平台,在因为违规内容从应用市场下架后,这些直播平台几乎当场就被宣告了死亡。

 

梦想直播也几次遭逢下架危机,回忆起这些惊魂时刻,吴云松至今都心有余悸。“尽管之前投资过公司,但这是我第一次创业,我花了非常多的心思在上面,不允许失败。从早上十点钟到晚上十一二点离开公司,我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怎么能够把这件事做成。”

 

2017年5月,《每日经济新闻》曝出梦想直播拖欠两百名主播将近50万的薪水。“欠薪”几乎是平台出现财务危机最直观的体现,龙珠、斗鱼直播平台也都出现过类似的情况,而光圈的前车之鉴更是让人们对于梦想直播的前景产生了质疑。


不久前,斗鱼年度颁奖礼在上海举行。@视觉中国


实际上,主播经纪公司和内部运营人员的勾结,造成主播被欠薪的情况,在各大直播平台都不少见。尽管欠薪事件发生后梦想直播很快补足了欠款,但对于此前更注重行业大局和宏观战略制定的吴云松来说,这一次的负面事件对他打击并不小。他说:“我们该遭的罪一点都没少遭,不管是外部还是内部,APP也经历过了若干次险些被下架,之后重新启动的过程。”

 

2017年7月,梦想直播从三里屯租的高价办公室搬到五道口吴云松自己买下的一层办公楼里。整个行业前景不明,公司也陷入负面报道,不少员工选择了离开,留下来的员工发现,搬到五道口之后的吴云松变得不再爱交际,大多时间他都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一关就是一整天。“最重要的就是让自己活下去。为了让梦想直播活下去,我变得越来越务实。”吴云松说。

 

占住秀场探索竞答

 

搬到五道口后梦想直播开始转型。吴云松说,“三里屯那边偏娱乐的公司比较多,而中关村这边偏互联网公司,我觉得梦想直播应该是偏互联网公司偏产品的定位,而不是媒体。”

 

经历一系列挫折之后,吴云松开始进行反思,在直播行业早期,大家都认为直播平台能够产生媒体属性。相比纯粹的秀场,具有媒体属性的直播平台能够有更丰富的变现模式。这时他发现,直播平台能不能具有媒体属性,最终要取决于用户量。“一百万DAU以上它就具有这个属性,对自己进行充分认识后,我们感觉自己还处于打基础的阶段,还做不到媒体。”


变得现实直接表现在撇去花哨的模式,回归到了秀场直播产品的打造。梦想直播一改从前的思路,把目标设置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在产品的用户量级达到百万DAU之前,做好的是底层建筑的建设和流量的变现。“流量做的越精准,你的渠道变现能力就越强。”

 

“尽管从内容上可以区分出秀场、游戏、体育等不同的形式,但回归到本质,直播平台本身是一种流量变现的工具。”一位直播平台的投资人感慨,直播之所以能引起资本的追逐,最重要的原因是它创造了一种比其他商业模式都要直接的变现方式。

 

YY的执行副总裁董荣杰的说法更直接:打赏是最成熟的商业模式。

 

“直播行业最好的一点是什么呢?”作为曾经的游戏行业投资人,吴云松认为,那就是直播和游戏很像,本身是一个非常好的流量变现的模式。而且受到首页展示入口的限制,一个平台无法满足所有主播和用户的需求,这就是给其他平台留下了机会。


小米新品发布会上大批正在直播的网红主播成为现场焦点。@视觉中国


与其他互联网产品早期离钱很远不同,大的直播平台每月流水过亿十分常见,中小直播平台在熬过寒冬后保证百万级别的流水也并不困难,但前提是要把基于秀场模式的产品和运营打造地足够好。

 

重新把直播看做变现工具后,最重要的考虑也就是如何提升变现效率。陌陌、一直播等背靠大平台的直播平台,能够依靠原本的社交关系链导流,其获客成本要比独立直播平台更低,变现效率更高,但独立直播平台只要能平衡渠道投入与产出的比例,同样能够赚钱。

 

2017年后半年,吴云松开始格外关注梦想直播上的所有用户数据:“分成比例、客流量是一个很微妙的调整,我们每个月都在调整,当大家都觉得在台上能够赚到钱,而且赚得很舒服的时候,那么这个平台就会成为一个受欢迎的平台。”

 

由于大量的直播平台倒闭,原本炙手可热的主播们身价随之下降,直播平台有了更大的议价权利与选择余地。对于活下来的中小平台,这也成为新的机会,梦想直播也希望借着这股势头回春。

 

直播答题是2017年底的另一个新希望。映客和花椒等大型直播平台因为这种新产品活跃起来,虽然这种模式简单粗暴,但好处是来钱快。映客做了直播竞答的APP芝士超人之外,又在2018年推出了一档素人选秀节目《歌手的诞生》。花椒直播在上线直播竞答节目《百万赢家》后新增用户数也达到了新高,不少广告商开始接洽合作。

 

包括梦想直播在内的大大小小的平台也都上线了直播竞答。熬过寒冬后,直播平台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新的机会,当然幸存者们也没有其他选择。2018是直播平台上市元年。映客、秀色、虎牙等大平台纷纷启动IPO计划, 中小平台还要继续坚持。

 

投身大平台或者是另一条出路,“大家会发现直播是有绝好的现金流和利润的行业、是对上市公司很好的补充。并购和上市会是2018直播迎来的一个第一拨行情,2019年大约会有10~20家直播公司上市。”一位投资人说。

 

“反正只要活下去,一定会出现新的转机。” 吴云松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立场
本文由 AI财经社? 授权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 发表,并经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article/233055.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App 猛嗅创新!
+1
15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