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注册送白菜的论坛/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光线赌局:押注《大护法》,小IP、强个人风格的成人动画能否实现过亿票房预期

光线赌局:押注《大护法》,小IP、强个人风格的成人动画能否实现过亿票房预期

作者/陈梦茹  编辑/李忻融


“没想到说话也会这么累。”电影《大护法》首映之后,小娱在光线的办公室里见到了一脸疲惫、声音有些嘶哑的导演不思凡,他靠在沙发上冲着小娱苦笑了一下。其实不思凡的采访已经推迟了半小时,他低血糖犯了,需要躺一下。


一段时间连轴转的高校路演,以及上映前应对多家媒体的采访,不思凡有一些体力不支,原本想着路演之后可以到处转转的他需要躺在采访室里恢复体力。



没有办法,为了自己的第一部院线动画电影《大护法》,一向神秘的的不思凡“被迫”要在高强度的曝光之下。


这部定位为PG-13的成人动画电影,起初只是导演的一场个人表达,塑造了一个类似于贫民窟的花生镇,花生人和真正的人都在这个大环境中挣扎以及寻找自我。


关于人性的束缚与被束缚,关于每个人心中不同的恐惧点,甚至最后抛出了“我是谁”这样的人生终极问题。不思凡最后没有给观众答案,在他看来,“如果观众心中找不到答案,那我说了他也永远不会有。”


对于上映后结果如何,不思凡倒没什么压力。相比之下,要如何将这部水墨风格的小众电影,推向大众市场,这成了作为投资方彩条屋影业的一大难题。


“奇特”,成为彩条屋给《大护法》定位的标签,这倒和不思凡与人不同的思维逻辑、表现手法相匹配。但《大护法》注定不是大多数人都会喜欢的动画电影,截至发稿前,影片票房接近1200万。


面对过亿票房预期,已经是彩条屋总裁易巧能接受的不错成绩。



它被归为光线传媒“三大系列”之一,此前有《大圣归来》、《大鱼海棠》撑场,看起来颇有三部曲的架势。这也成为宣传团队想到的第一个营销点。而事实是,《大护法》一没IP打声量,二没情怀点做营销,从无到有,它究竟能做到什么样的市场体量,都还是未知数。


作为《大护法》的投资方,光线旗下的彩条屋勇敢地坐上了赌桌。


“此人已废”的不思凡


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大银幕上的不思凡其实有一票粉丝,而且这票粉丝已经跟了他很久,甚至他的投资人尚游就是粉丝之一。


早在13年前,不思凡的作品就开始在网络上流传,第一部作品《黑鸟》在豆瓣得到8.5分的高分。后来创作的《小米的世界》和《妙先生》也都得到了粉丝的追捧。那时候,不思凡还叫悠无一品。


《黑鸟》


正因为不思凡的口碑,光线传媒彩条屋影业总裁易巧决定找他合作,但当易巧追到四川的时候,得到的消息却是不思凡已经不做动画了。除了彩条屋投资了不思凡待过的一家公司之外,易巧没有任何结果。


而在故事的另一边,在网络上留下了“此人已废”之后,不思凡便消失在了公众的视野之中。


大概在七八年前,离开网络世界是因为不思凡陷入了人生中的迷茫期。已经进入体制内的不思凡开始怀疑人生。他的人生观发生了根本性变化。


“那时候我看了很多佛教、哲学类和心理学的书。”不思凡笑说,“后来有一天晚上,我确实在一本关于佛教的书里突然参透了,就像诞生了一个新世界。”


这样的困惑和顿悟,不思凡都放在了《大护法》里。比如这部电影所有的人都在冲破束缚,都很像当初的自己。



但这部影片中,所有的角色都有各自的束缚点,不思凡把这些束缚点看作是每个人物内心深处不同的恐惧。比如庖卯,在话语里面表现出来的“看看谁还敢看不起我?”正是他内心的恐惧所在。大护法最后对杀手的吼叫,则是能够直面自己内心的恐惧了。


如何让观众受到冲击,不思凡也用心良苦。他把所有情绪的爆发都集中在了花生人小姜被庖卯一刀砍头的那一刻,泛着蓝光的石头浮现,是毁灭也是希望。


这一刀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在不思凡看来,那也是最狠的一刀。说起这里的时候有些沉重:“这一刀背负的东西太多,但最后决定还是要干脆,觉得要去打破很多固有的认知,比如好人是否一定要有某种死法才行。”


采访中,我们也可以明显感觉到,导演对小姜这个角色是偏爱的:小姜是生命最原始的状态,一直对世界充满好奇,这样才是生命正常的状态。“就像其他花生人脑中的是黑石头,而小姜的石头是蓝色的,这代表着纯洁,越黑暗的时候就越能浮现出来。”


其实每个人都会面临一个问题,人格建设都是因为这些恐惧点所创造的,这在哲学里叫“小我”。不思凡说,整个影片其实都是对“小我”束缚的一个集中思考。


当小姜问出我是谁、我是什么的时候,也正是从无意识到有意识的觉醒。事实上这也是导演要想要探讨的人生三大终极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在他看来,最后抛出“我是谁”的这个问题,他确实任性了。虽然纠结了很长时间到底要不要抛出这样一个问题,毕竟对于观众而言这是一个并不轻松的话题,但是最终还是听从了自己的内心。




一枪爆头的花生人和被束缚的花生镇



这部电影最大的卖点就是暴力美学,一枪爆头的场面比比皆是,无论是否刻意,“PG-13”都已经成为了一个噱头。


为什么要用暴力来表达?


“我当时就是被束缚住了,所以特别想要冲破这种束缚。”暴力代表了当时不思凡自己想要冲破某种现状,“当时”就是不思凡在网络上留下“此人已废”的时候。


导演不思凡


最艰难的决定就是要做《大护法》,剩下的事情反而是最容易的。


“在我的脑子里有一个很大的世界,整个故事的创作花了一两个月的时间,花一个礼拜写了一个大纲就开始做了。”不思凡谈到他构架这个故事的时候,神态是非常轻松的,谈创作大概永远是他最拿手的部分。他定义自己平时可能想得比较多,会在脑子里模拟一个区域的状态,这样的过程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美国西部片枪战火拼的场面和给人带来的冲击感,都是不思凡非常喜欢的,这也给了他创作《大护法》的一些初始印象,知道自己大概想要呈现一个什么的场景。不思凡把这种对灵感的组合,称作为一种感觉。


“那时候在草图上随便画,我突然在天空画两个圈,觉得如果天上飞来这么一个大花生一样的东西,我会想知道是什么。”不思凡描述着他初创《大护法》这个故事时候的场景,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去扩张这个世界,不是感性的也不是理性的,就是画着画着就出现了。



而花生镇的样子,是他刚好翻到了巴西贫民窟的图片,觉得和他心中所想的地方有点关系,设计上就往上面靠拢了。


在画花生人小姜的脑袋突然被爆掉的画面时,不思凡其实也有不适感,毕竟没有做过这样的东西,对心里的冲击还是有的。把花生人的血画成绿色的,就是为了让观感得到缓冲,同时也是为了和人区别开。


而花生镇会让人看到恐惧,恐惧就是内心受到束缚的表现。不思凡想把这种束缚通过一种方式去突破掉,暴力美学则成为了导演选择的冲破束缚、打破恐惧的表达方式。



至于对这部电影的后果是否有恐惧?不思凡依然很淡然:“没有。一开始我就尽了最大的努力压低成本,然后理解他想要的东西,尽力做到,这是我唯一能做的,最后的结果是不可改变的。但是我会告诉我的投资人,你选择了我,就要承担选择我的后果。”


不思凡的个人表达与光线的大众化营销


承担不思凡这部小众动画作品后果的,就是光线旗下的彩条屋影业。


2015年,易巧得知“悠无一品”重返江湖了。当时他已经改了新名字不思凡,正在和好传动画合作做长篇动画《大护法》。


出于对作品风格的看好,易巧投资了好传动画,同时参与投资《大护法》。对于这样一部导演个人表达强烈的电影,光线彩条屋入局无疑是赌了一把。


彩条屋的投资使得这部小成本影片缓解了资金紧张的状况。此前这部电影确实在商业上一直处于碰壁状态:《大护法》前身《大护法之黑花生》因为资金原因不得不在众筹网站Kickstarter进行众筹,并获得了超 2 万美元的资金。同年,好传动画与优酷土豆签署了合作协议,为《大护法》拿到了 500 万元的投资。但在发行上,《大护法》曾经遭到多个平台的拒绝,甚至电影本身采用水墨画的形式也是为了省钱。



光线的入股,使得《大护法》正式开启了商业化之路。


目前上映的《大护法》已经经过多版剪辑,从长篇动画改成电影篇幅,从网络大电影变为院线电影。“给平台看的时候都觉得很有趣,但因为尺度太大,大家都不敢做,说除非免费给。”易巧生气了,觉得这么好的片子不能在网络上浪费了。


于是2015年年底,整个制作组开始重新对影片进行整改,重新提升镜头的质量,一共改了1300多个镜头。在剪辑手法上,也做了全新的设计。


后来,决心要上院线的《大护法》又面临到审查问题。据在一年前看过初剪版本的网友透露,那一版本的暴力镜头明显要多很多。


“其实在剪掉的20多分钟里,都是我们主动提出删减的,有很多废弃的镜头和比较啰嗦的台词。关于审查的部分,只是剪掉了几分钟比较暴力的特写镜头。”易巧说,海报上的PG-13的标准参考了《金刚狼》的分级制度。而这,也顺道成为了营销点。


经过一年多时间的修改,才有了最终版本的《大护法》。


水墨画、花生人和像粽子一样的大护法;讲人性、束缚和人生的终极思考,加上类似贫民窟的“花生镇”,这样的排列组合,奠定了不思凡对于“我是谁”的个人表达。


如何把它推向大众市场卖出去?着实成为彩条屋要思考的大问题。


易巧也清楚,对于像《大护法》这部导演个人风格特别强的作品而言,受众会有非常明显的分化,可能会超级喜欢,也可能超级无感。所以只要打中那些能够看懂的观众,这部电影就算成功了。而如何让这些人走进电影院,就成为这部电影获得商业回报的关键。


作为光线旗下动画厂牌的彩条屋,主打年轻受众,还要做中国最大的动画公司。而且在此前,彩条屋影业还投资制作过《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加上这次推出的《大护法》,彩条屋对外的宣传口径称之为动画电影“三大”系列,这也成了第一个宣传点。



易巧说:“在《大圣》《大鱼》之后,观众会有一个期待,《大护法》应该是可以站得住脚的一个作品。” 为此,大圣和大鱼的团队还专门为《大护法》绘制了联合海报来进行声援。而在电影上映的的当天,联合声援的队伍中又加入了《魁拔》和《星游记》。


除了“三大”,“奇特”也成为宣传团队主打的点。“相对于大圣的燃,大鱼的美,大护法应该就是奇特,我们强调的就是不一样。”易巧称。这些在海报上已经显现,周边产品也成为此次迎合大众的一次营销策略。授权给厂商,彩条屋负责监修,形成适合目前阶段实用的衍生开发模式。


易巧提到了光线传媒打造品牌矩阵的的动画战略,海报捆绑营销和未来周边市场的多样化,都是围绕这个点展开。


“导演就做好创作就行,商业回报就由我们来考虑就行,卖不卖得动都由我们来判断和承担。”易巧说,对《大护法》的票房预期是过亿,在今年如此冷的市场环境下,如果能达到两三亿,就可以媲美《大圣归来》十亿票房的票房了。



相对于《大圣归来》和《大鱼海棠》而言,易巧也承认《大护法》在宣发上要难很多:“说实话,我们也是希望依靠片子本身的质量,通过口碑来发酵。”


但是口碑两极化依然在这部片子上映之后出现。一位没看过电影的潜在观众则称,不知道这部电影到底要讲什么,除了奇特的海报,感受不到这部电影的任何内容信息。而一位专业的影评人则称她压根没看懂,甚至电影之后反复检讨自己是否是专业知识太浅薄以致于看完一脸懵逼,但是她还是会推荐身边的朋友去看,因为确实是一部很“奇特”的电影。


观众的反应也表明导演的个人表达与市场上的普罗大众依然存在鸿沟。截至发稿,根据淘票票专业版显示,《大护法》的排片率已经从上映当天13%降到不足9%,票房接近1200万。


之所以要投资《大护法》,易巧称还是因为好看,“跟大圣以及大鱼相比,这部片子的质量还是能跟前两部相媲美的。”“好看的片子不好找。”易巧称。


易巧看来,中国动画电影的市场远远没有发掘出来,其中很关键的一点就是没有好的作品,而好作品出不来的原因就是很多创作人都没有资本上的助力。现在彩条屋投资了很多做动画产品的公司,随着他们资本问题的解决,创作产品的节奏就会变快,例如《大鱼海棠》的创作者的下一部作品可能一两年就会出来,而不再是12年。


另外,光线坐上赌桌,绝不是简单因为《大护法》这一部电影,这只是彩条屋动画电影战略的一部分。在易巧的布局中,如果接下来有“三大”这样的电影每年都有一部,彩条屋会形成自己的厂牌效应,也慢慢形成自己的矩阵。


《大护法》衍生品


而随着彩条屋投资的动画公司产量提高,每年的动画电影产出将会达到两三部,这样国内绝大部分的动画电影市场份额就都握在了自己的手里。只有作品足够好,接下来的电影衍生品、周边,以及授权生意才会打开,这才是一门大生意。


以小博大,对于坐上赌桌上的人而言,这才是最有意思的地方。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立场
本文由 娱乐资本论 授权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 发表,并经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注册送白菜的论坛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article/204986.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App 猛嗅创新!
+1
15

说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