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注册送白菜的论坛/2017最新注册送白菜网【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58】

前美团员工否认存在“歧视”,这份回应你怎么看?

前美团员工否认存在“歧视”,这份回应你怎么看?

田源大概也没有想到,自己在公司内部群里的几句话,会在网上引来如此轩然大波,自己也因此丢了工作。


美团这次反应算迅速,处理得及时干脆,用 “辞退”将个人行为与公司意志划上了一条泾渭分明的分界线。而随后,田源也将自己的微博账号@科学尚未普及申请认证为 “前美团员工田源”,显然作为当事人,他并不介意让冲撞来得更直接一些。



果然,5月18日晚,田源发表微博,对此次事件的大致经过进行了介绍,并作出回应,他是怎么说的呢?


可以先来看看田源的微博全文:


各位好,我是前美团点评员工田源。


由于工作需要,我需要招聘一些运营岗位,为了加快招聘速度,我开出了悬赏 10000 元的条件,并通过好友,微信群,公司群等多个渠道发布招聘。


5 月 16 日晚,我在公司内部大群发布了一条产品运营的招聘信息。随后增加了几条 Pass 选项,包括不要信中医的,不要开大众的,原则不要黄泛区及东北人士,由此发生了本次事件。


第二天早上,由于内网愤怒的情绪很多,领导找到我希望我道歉,于是我在群内道歉并发红包,中午安全监察和 HR 找到我做事件笔录和检讨,告知我这次事件比较严重,会有一次内部批评通告。结果在下午 4 点左右,我再次被叫进了高管办公室,HR 通知我被辞退了。


以下是我的回应:


1.美团的 HR 都是这种货色?


答:我是产品运营,不是美团的 HR。在互联网公司,一项业务如果需要快速发展,单靠HR招聘是不行的,相关的负责人往往需要自己快速推进招聘,而不是和领导或者 HR 反复核对招聘的条条框框。


2.为什么设立 Pass 选项,是不是搞地域歧视?


答:整个招聘描述还有 Pass 选项是我自己写的,不代表美团或者部门其他人的观点。之所以有 Pass 选项,是为了更精确地互相筛选。


3.不要黄泛区及东北人士是不是地域歧视?


答:不是,你之所以认为是歧视是因为你认为被歧视,如果我说“不招日本人”,那我是不是种族歧视?所以说只有带有地域歧视观点的人才会认为别人是在地域歧视。


4.为什么美团以涉嫌地域歧视开除我?


答:虽然我不认为我是地域歧视,但那个内部群里有非常多的人都认为自己受到了歧视。作为一家公司来说,这个时候你需要照顾整体的氛围和情绪,而“大多数人”认为我涉嫌地域歧视,特别是这个事情又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发到外网中(故意留下我的名字),导致整个事件被宣传为“美团涉嫌地域歧视”,所以美团当然要以地域歧视开除我,这个和我事实上有没有地域歧视是两码事,我个人的事实已经不重要。


5.你认为美团做的对吗?


答:作为公司的员工,给公司造成了不好的影响,被处置没有毛病,但直接辞退并不算很好的方法。为了平息愤怒而开除一个员工,总结来看就像是“美团向一群傻逼低头”。美团看似是维护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实际上却忽略了“沉默的大多数”,当然,是我先挑起了两者的矛盾。


以上是我关于美团本次招聘事件的回复,总的来说,如果涉嫌地域歧视,那也是我,和美团以及其他同事无关,美团开除我,也是理所当然,望大家周知。


关于为什么要设立那几条 Pass 选项,后面再讲。


老实说,对于为什么要设立那几条 Pass 选项,为什么不要开大众的、不要东北人,我已经不太关心了,对于更多倍感冒犯的人来说,他们需要的不是解释与说明,而是道歉,但显然,田源并没有这个打算。


作为一名前员工,老实说,田源是太过合格,在被开除之后,虽然直言前公司的行为就像是“向一群傻逼低头”,但实际效果无异于向围观群众大喊 “向我开炮”,回应中也多次强调之前的言论 “不代表美团或者部门其他人的观点”。


其实,翻翻评论就知道了,对于田源开出的几条Pass 选项,并非所有人都怒目而视之,不少人甚至暗挺,表示其不过”说出了很多人想说而不敢说的大实话”,将招聘过程中的一些隐性 “好恶”明目张胆地列了出来。田源自己在回应中将此称为 “精确筛选”。


布尔费墨的文章就 “恰到好处”地对田源这番冠冕堂皇做出声援,他认为:


所谓“招聘歧视”,就是企业在偏好某些应聘者,并且选择自己认为合适的应聘者。


招聘歧视实际上是企业主(股东),或者他的代理人,对于“谁能够代表企业来经营”而进行的一项管理决策。因为企业本身是企业主(股东)的财产,所以他和他的代理人,对企业员工的招聘条件做出任何要求,都是合理的。


显然,在布尔费墨看来,”歧视”与”偏好”、”选择”一样,并没有什么区别。


截图from


布尔费墨的观点恕我不能认同,但于其本人也并无大碍,但是将此得意洋洋转发到朋友圈里,并就此作为不打算承认自己存在地域歧视的观点支撑,甚至认为“只有带有地域歧视观点的人才会认为别人是在地域歧视”的田源,也许将为此付出的代价并不只是失去一份工作。不过,眼下他似乎更关心的是找到那个将聊天截图外传的人,仿佛被老师叫到办公室教育的小朋友,想的不是反思错误,而是暗自诅咒打小报告的同学。


日前与这位年轻人聊了了,他在随后的随笔中写到:


我遗憾的是,很多年轻人失去了分寸且不自知,你抖一个机灵,甩一个包袱,加一段自觉无关痛痒的话,都别忘了自己所处的环境与身份。我写出来,也希望能让更多人知道这个「分寸」所在,别因逾界而断送了前程。


中国是一个「歧视大国」。我记得,我大四的时候,系里召开求职动员会,系主任用很大的嗓门说:「我真替河南籍同学发愁啊,你们可不太好找工作啊。」


台下一片哄笑。回到寝室,我观察那些河南同学脸色、情绪并无异样。不敏感如斯,徒唤奈何。


不对,敏感了又怎样呢?他是系主任哎!再怯怯的说,这样的地域歧视确实存在一些企业中呢。


这样的大环境可能也是田源失了分寸的原因之一吧。在对「歧视」敏感的国度,田源的未来能否谋取一份新工作都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知乎网友@高四海评价称:


之所以田源之能够理直气壮地笃称自己无心歧视,是因为社会的政治正确不够强大。

政治正确表现为言论与行为的禁忌共识,能无视或挑战政治正确的只能是动机心态论。


嗯,也许在这次事件中,我们大家都要反思反思。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注册送白菜的论坛App 猛嗅创新!
+1
123

说点什么